当前位置

: 奇热首页故事小说 故事新编 查看内容

凤凰古城、张家界游记(1)

未来日记 2017-5-16 22:41 933
摘要:   1、旅途  7月5日傍晚时分,我们一行9人登上了重庆北开往张家界的2641次列车,拉开了凤凰古城、张家界之旅的序幕。  儿子最近迷象棋迷得厉害,所以在出门前我专门给他买了一副小象棋。上了火车安顿好之后,儿 ...
  1、旅途

  7月5日傍晚时分,我们一行9人登上了重庆北开往张家界的2641次列车,拉开了凤凰古城、张家界之旅的序幕。

  儿子最近迷象棋迷得厉害,所以在出门前我专门给他买了一副小象棋。上了火车安顿好之后,儿子第一时间拿出了象棋,和小伙伴摆开了战场,大人们则东拉西扯地闲聊起来。下了几把后不过瘾,又过来向大人们挑战,虽然和大人下他输多赢少。但还是乐此不疲。

  不知道过了多久,象棋大战终于告一段落,我朝车窗外望去,天色早已经黑透了。此时,火车仍轰隆隆地前行着。

  因为人多,所以旅途不会觉得寂寞。下下棋、打打牌、吃点零食、喝点夜啤酒,时间混得很快。

  6日凌晨2点多钟,我们在铜仁下了车。刚走出火车站,就有人问我们坐不坐大巴去凤凰,我问了问价格,20块钱一个人。我在网上查到铜仁到凤凰的大巴价格是15块,但想到现在是深更半夜,多5块也属正常,于是招呼大家一块儿上了车。

  上车之后等了不一会儿,车上的位置坐得差不多了,司机就开了车,我询问司机我们在凤凰哪儿下车,司机说把我们送到古城,在南华大桥下车。我虽然不知道南华大桥在哪儿,但听到送到古城,心里基本上就踏实了。

  在车上睡了一个多小时,司机说凤凰古城到了,我们迷迷瞪瞪地下了车,首先映入眼帘的果然是一座大桥,这大概就是南华大桥吧。顺着桥下望去,矗立在江水两岸的房屋黑灯瞎火的,只有屋顶的小彩灯勾勒出飞檐的轮廓,让人对这座等了你千年这座古城充满了遐想。

  凤凰,我来了!

  2、凤凰第一日

  凌晨4点多钟,我们站在木制的凤凰古城导游牌前研究着自己所处的位置时,天上飘起了小雨。这时候,几个拉客的妇女邀请我们入住她们的客栈,此时也没有别的选择,我们将房价从40元一间砍到30元一间后,就跟在她们身后,朝客栈走去。

  到客栈要经过一条黑暗的小巷,这不由得让人有些担心,好在这段路很短。客栈叫春蓝客栈,住进去之后才知道条件极差,不过此时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一家人匆匆地洗完澡后就睡下了。

  早晨7点多钟,我醒了过来。打电话联系了旅行者俱乐部的张应山,我曾在网上向他咨询过凤凰的有关事宜。我问他俱乐部是否还有房间,他告诉我俱乐部没有了,但金罗门山庄还有。于是我叫上朋友,按照张应山的指点,很容易地找到了金罗门山庄。

  我们在金罗门山庄查看了一番,感觉条件比我们昨晚下榻的客栈好了许多,而价格只贵10块钱,于是毫不犹豫地在前台订了两天的房间。之后,回到客栈叫上大部队,转移到了金罗门山庄。

  在金罗门山庄安顿下来,放好行李之后,我们走出了山庄,沿着沱江闲逛。此时的沱江边上,已经有些热闹了,有穿着苗族服装的小商贩在卖着各种银饰、纪念品什么的,更多的是古城墙边上一个挨一个出租服装拍照的人。

  我在江边看见一个老太婆在卖花冠,3块钱一顶,我和她讲好5块钱两顶,然后兴致勃勃地买了两顶,亲手给老婆戴上一顶,然后又在老婆的怂恿下把另一顶也亲手为另外一个女士戴上。不过后来让我郁闷的是,一路上发现买花冠的越来越多,而且那些花冠都比我刚才买的好看得多。

  我们顺着沱江中游的木板桥晃晃悠悠地朝对岸走去,桥上,居然还有人拿着小竹竿在钓着河里的小鱼。后来我们才知道,在沱江里钓小鱼捕小虾的场景随处可见,而那些钓上来的小鱼小虾,还是当地的一道名菜。过河之后,我们就被一个拉客划船的给缠上了,她一直跟着我们,游说着我们去坐农家船。但此时,我们要先去定下去苗寨的行程,于是告诉她我们暂时不划船,可她并不死心,一直跟着我们穿街窜巷,直到我们踏进旅行者俱乐部。

  在旅行者俱乐部里,一位叫覃进的眼镜接待了我们,为我们预订了当天晚上篝火晚会的门票和第二天的苗寨及乌龙山一日游。拿着俱乐部赠送的手绘地图,按照眼镜教的方法打发走拉客的妇女后,我们终于可以悠闲淡定地在古城的石板路上漫步了。

  我们很随性地漫步在古城的石板路上,道路两旁全是各式各样的店铺,卖的东西也五花八门,有姜糖、猕猴桃干、扭扭糖、自酿糯米酒等特色小吃、还有蜡染布艺、特色银饰、朱砂工艺品、骨雕工艺品以及各种不知道真假的古董,那叫一个琳琅满目。除此之外,就是比比皆是的客栈、饭馆、酒吧和旅行社。

  走了一阵,我们顺着街道旁边的一个小巷钻了进去,走到江边,一边细细体味凤凰的滋味,一边用手里的相机一通狂拍。

  不知不觉,我们走到了沈从文墓地,爬上一个小小的山坡,瞻仰了这位生长在凤凰,以《边城》闻名的文学大师的墓地。沈从文墓地并没有墓,那里只立着一块大大的五彩石,上面刻着“照我思索,能理解‘我’;照我思索,可认识‘人’”这十六个字。

  从沈从文墓地下来之后,去旅行者俱乐部取了晚上篝火晚会的门票之后,已接近中午了,到了该解决温饱问题的时候了。旅行者俱乐部的眼镜告诉过我们,最好不要在江边的饭馆里吃饭,价格比较高,他推荐了靠近新城的两家饭店:万木斋和大使饭店。我们从虹桥旁的一条小巷走了上去,顺着公路走了大概10多分钟,就看到了万木斋。

  落座之后,首先点了凤凰最有名的血粑鸭、酸菜鱼,又点了些其他菜肴。在等菜的时候,我们看见万木斋里挂着许多照片,有在《乌龙山剿匪记》里扮演钻山豹和田大榜爷的演员和万木斋老板的合影、有《亮剑》里扮演楚云飞的演员和万木斋老板的合影,另外还有其他一些叫不名字的名人合影,看来这饭店的名气还挺不小。

  菜陆续上桌了,血粑鸭味道很平常,远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好吃,酸菜鱼是鲶鱼做的,味道还行。湖南菜口味重酸辣,这对于我们重庆人来说倒也颇对胃口,不过整体感觉菜肴的味道不够精致,不像网上有些朋友渲染得那么好吃。就我们的口味而言,远远赶不上重庆的江湖菜。

  吃完饭后原路返回,走马观花地在虹桥上逛了逛,然后又在上午没有逛过的街道上闲逛。逛着逛着又逛回了江边,出租服装照相的人就围了上来,孩子们吵着要穿古代的将军服照相,于是租了几套将军服和苗族服装,一大群人在江边“咔嚓、咔嚓”地照了半天像。

  照完像,脱下服装之后,老天又开始下起了雨。逛了一天的我们也有些累了,于是让几位女士和老人小孩先回山庄去。我们几位男士去买点特产后再回山庄,然后一起出去吃饭。

  我们几位男士冒雨在凤凰街上溜达着,朋友想要买点竹筒装的糯米酒带回去,于是叫我打电话问了问张应山哪家的酒好,张应山告诉我们一个叫凤凰红的小店,店主是一个老婆婆。我们很顺利地找到了凤凰红,老婆婆很热情,店里的酒品种也很多。她不厌其烦地给我们介绍每种酒的度数、味道,还将各种酒都分别舀出来,让我们用塑料小勺舀起来品尝。几种酒一一尝下来,我们开玩笑说,再尝下去非喝醉了不可。

  老婆婆的酒确实不错,价钱比起我们先前问的几家来,也更为公道。我们都买了不少的酒,然后就拎着长长短短的一大堆竹筒和形似葫芦的塑料酒瓶,得意洋洋地回了山庄。

  回山庄后,舒舒服服地洗了一个澡,将一天的疲惫洗掉之后,晚饭时间又到了。天依旧下着小雨,我们有些担心这样的天气晚上还能看篝火晚会吗?打电话问了眼镜,眼镜告诉我们篝火晚会是半露天的,观众坐的地方是淋不到雨的,我们这才放下心来。同时决定直接打车去晚上篝火晚会的森林剧场,至于晚饭,就在剧场附近就近解决。

  一行人打了两个车,直奔天下凤凰大酒店的森林剧场而去。路上司机奇怪起问我们,这么早去干嘛?我们说吃了饭看篝火晚会,司机告诉我们,那附近没有吃饭的地方,最好在外面吃了再去看。而此时此刻,我们前面那辆车已经冲进了森林剧场。我们赶上他们之后,没有下车,直接调头出来,开到凤凰新城的大路上下了车,心里估摸着,这么大个新城,要找点吃的还不容易吗!

  你别说,从天下凤凰到新城,居然真有很大一段路没有饭馆什么的。我们反正也不饿,就一边欣赏着新城,一边找着饭店。

  大约20多分钟,我们走到了烧烤一条街上,这里的饭馆就多了起来。大家正愁不知道吃什么好时,我突然看到街对面有一个“瓦煲饭”的大招牌。嘿!这玩意儿没吃过,就吃它了!

  所谓“瓦煲饭”,就是一种中式快餐,用瓦煲将饭蒸好后,再在饭上配上菜,饭菜一块儿吃。“瓦煲饭”的配菜味道很一般,但饭特别好吃,米粒长粒长粒的,很有嚼头,特别是粘在瓦煲底上的锅巴,那才叫一个香。朋友说湖南的米本来就比我们重庆的米要好吃,但我们对他这种论调持怀疑态度,因为那米长得太像泰国米了,以至于我们严重怀疑米的国籍。

  解决完温饱问题,离篝火晚会开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们急忙又打了两个车,匆匆地朝天下凤凰的森林剧场赶去。

  虽然天上一直下着雨,但并不影响大家观看篝火晚会的兴致。晚会的节目以反映苗族风情与习俗的节目为主,中途还有绘画作品拍卖。我在想啊,这晚会天天都要演出,拍卖画作肯定是其中必不可少的一个节目,你说他哪儿来那么多的画拍卖呢?

  总体说来,整套晚会的节目感觉还是挺不错。唯一的遗憾就是因为下雨,少了许多与观众互动的环节,比如说最后大家伙儿围着篝火跳舞,按理说应该是保留节目啊,可由于大雨的缘故,没几个观众愿意冒雨去跳舞,表演者也草草收场。

  回到古城的时候,雨小了很多,我们在江边看到有人在卖河灯,于是卖了一堆给孩子们放。对面的酒吧里有人在大声地K着歌,眼前的江水中一朵朵点亮的河灯顺流而下,心情十分轻松。

  凤凰,你只是我旅途中休憩的小站,这种悠闲的心情,大概就是你给予我的回报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