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奇热首页故事小说 青春校园 查看内容

曾经的那些回忆65:疯癫未必是异人

散文随笔 2017-4-21 21:08 621
摘要: 如果整个社会都疯了,那偶尔出现一个正常人,他必定会被关进精神病院,因为他病了,患的就是一种叫清醒的病。当然,在古代,这类人被称为异人,隐士,皇帝都会假惺惺的尊敬他们,向他们问道。古人对未知的事物充满敬 ...
如果整个社会都疯了,那偶尔出现一个正常人,他必定会被关进精神病院,因为他病了,患的就是一种叫清醒的病。
当然,在古代,这类人被称为异人,隐士,皇帝都会假惺惺的尊敬他们,向他们问道。古人对未知的事物充满敬畏,无法解释就当神明的警示,而现代人已经用科学武装了头脑,无法解释也要生硬的解释出个道理,这就是今古的最大区别。
曾有幸去精神病院,去的次数多了,也就与里面的人熟悉了。

有一位大叔,五十多,总坐在一棵梧桐树下看书,偶尔也仰望蓝天,那神情那架式,活托托一个哲人。我的好奇劲又上来了,就跑去问漂亮彪悍的护士妹妹,护士妹妹歪身子向我怀中倒来,顺便扭头看了眼,再回过头时抛了一个大大的媚眼过来,吓得我浑身哆嗦。
护士妹妹说那人没病,是自己进来的,他的家人每月交钱,每次来都劝他回家,可人家大叔铁了心要住在这充满美好气息的世外桃园。护士妹妹说到这里时,又做鹌鹑状抛了个媚眼,以证明桃园的美好度。
我,落荒而逃。

后来与医生聊天,知道了大叔的一些神奇事。
通常来说,一个精神出现问题的人进院后,吃药打针,治疗几个阶段后就会恢复正常,至少从时刻发病变成间歇性发病。而一个正常人进来后,吃药打针,不用一个疗程就会精神异常,几个疗程后,百分之百疯掉。而大叔,神奇的大叔,他已经住院好几年,每天该吃的药吃,该打的针打,毕竟付了钱,不吃实在吃亏。但吃了几年的药,大叔竟然还神智清醒,没有疯。
医生解释,这很不正常,从生理心理角度都无法解释,除非他是神仙。
我知道,大叔不是神仙,只不过是个没法疯掉的人罢了。

大叔喜欢写东西,谁都可以看,不过能看懂的人不多。这是医生说的, 我有幸看过几页,好像没什么不能理解的。大叔的东西在阐述一个理论,世界是处在一个巨大的平面上,人只能看到眼前的事物,而看不到世界的真相,除非有一天人类能闭上眼睛,把心眼也闭上,用灵魂探知这个世界,才会看到世界的本质。

有一天,我问大叔真相是什么。记得那天是中午,大叔在仰望蓝天,听到我的问题后扭过头,那双眼睛仿佛一下子看穿了我,甚至透过我看到了后面的世界。大叔说真相一直都在,但他无法告诉我。

大叔的话像科幻片,很合我的胃口,于是我们讨论了一下外星人存在的可能性。大叔说外星人存在,而且就在我们中间。听着就像黑衣人,还说他能看出谁是外星人,然后指着护士妹妹说那就是。我立即做出一副深以为然的表情,护士妹妹远远的抛了个媚眼来,大叔与我一起躲开了。我们又讨论了下世界的平面问题,大叔说其实所谓平面也不存在,因为整个世界都是虚幻的,所有思维都交织在一起,眼睛所见手所触摸都只不过是思维的交织,都是虚幻。

说到高兴时,护士医生们都聚了过来,说的意气风发,听的如痴如醉,甚至放风的病人也围过来在听。什么叫人生得意,什么叫高谈阔论,那一刻就是。

但就在那时,大叔突然闭上嘴,莫测高深的看着我,微笑着说你还是把我疯子了。听了大叔的话,我也笑了,说现在知道,你并没有疯。
其他人见没什么奇谈怪论可听,都散了。

我又问大叔关于世界的真相是什么,他仰望蓝天,几朵云飘过,飞鸟收敛羽翼在天际划过。大叔说他还不确定,所以没法告诉我,可是,这个世界疯了,却是可以肯定的。大叔这么说时,眼中尽是悲悯。

后来我很少去精神病院,听说改制,院名改成了精神康复中心,大叔还在那里住,再后来听说他进了重症区,不再像从前一样可以进出自由。至于大叔为什么会被关进重症区,却打听不到任何消息。

有时我会想起这个人,无疑他是有极高智商的,可为什么他宁愿住在精神病院也不想呆在外面的世界呢?也许真像他所说的那样,世界疯了,而那个疯子聚集的地方反而变得纯洁了。社会财富的不平等,仇富、攀比、虚荣、妒嫉,把人驱赶向前,别人的有我也一定要有,别人没有的我也得有,房子、车子、票子,名声、地位、荣誉,哪一个都能把人逼得跟疯子似的。

想到头痛时,就不去想了,既然生活在这个疯癫的世界里,就且安然做一个快乐的疯子,有何不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