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奇热首页散文诗歌 散文随笔 查看内容

二三事

散文随笔 2017-10-12 23:49 1227
摘要: “你喜欢孤独吗?” ——题记 (一) 我常常在下雨天一个人慢慢走在校园里,或是坐在公交车上,看着窗外模糊的风景。耳机里放着一首英文老歌。YesterdayOnceMore。昨日重现。 他问我说,你喜欢孤独吗? 我只是 ...
    “你喜欢孤独吗?”

    ——题记

二三事

    (一)


    我常常在下雨天一个人慢慢走在校园里,或是坐在公交车上,看着窗外模糊的风景。耳机里放着一首英文老歌。YesterdayOnceMore。昨日重现。


    他问我说,你喜欢孤独吗?


    我只是笑了笑。


    (二)


    月底就是我生日了。今年我们不再一起了,不能像以往一样过了。


    突然喜欢上一样东西,一样于我有特殊意义的东西。在私人空间写日志说,谁能够在我的生日之前送我这件东西,我就当谁的太阳。我是太阳啊。在关系好的人当中,我被叫做太阳。温暖的太阳。而这样东西,也与太阳有关。


    看这篇日志的人不少,大部分都选择了无视。也有人来询问我想要什么?问过之后,全是借口和推脱。送便送,不送便不送。我不喜欢人犹豫不决,也不需要任何理由。


    我并没有对很多人存在期待,也并不是一定要人送我这份生日礼物。只是想看看,在我说很想要的时候,除了父母,还有人会果断的送给我。好在,到底还是有这样一个人的。要是没有,我该多失望。


    这个人是你。只有你。


    (三)


    闺蜜m和我是在一个游戏中认识的,无关文学,也没有见过面。虽然不是现实中一起生活的人,却胜过很多现实中在一起的人。我们常常在网上聊天,会打电话给对方,会互相寄各种物件。我们说将来一定要逃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一起重新开始,一起实现梦想。只有在她面前,我才可以无所顾忌的说任何事情。我和她之间没有任何牵绊,只有纯纯粹粹的感情。


    我们曾约过要见面,可到底是因为一些因素破灭了。这些年,我们就这样在彼此的心上陪伴着对方。她是除了我的家人意外,最后的防线。我把所有开心难过的事情都告诉她,可以大声笑可以放声哭,不必小心翼翼。她曾说过,她爱我就像爱她自己。因为我就像另一她。我们都是那种受了伤死命都要逞强,自己一个人躲着哭的人。


    她不是最懂我的人,不是保护我的人,不是与我在现实中朝夕相伴的人,却是同我一起痛过的人。也许只有一起度过过艰难的时期,只有一同受过伤互相陪伴过,两颗心才能够真正在一起。而这种心疼,可以超越时间和距离,胜过无数在你耳边天天说着喜欢你、爱你的人。


    除了她之外,自然还有真心相待的人。但是这样的她,着实让我觉得安慰。一份礼物不能证明什么,但岁月却能够证明一切。那些你平日里看重的人呢?那些平日里“看重”你的人呢?他们心里真的有你吗?


    (四)


    新生活中认识的学长写了一篇文章给我。他是现在我身边的人中,为数不多的好友。我想我们以后会成为知己。一个人与我能不能真正走近,能与我发展成怎样的关系,我常常在一开始就知道。我相信感觉,我的感觉一向不会错。


    他说那一日,他从我的身边走过,他在我的眼里看到了寒冷。是的,寒冷。我在陌生人面前总是安静淡漠的,连温柔都像是笼罩了冬日清晨里的一层雾气。因为这样,在新生活中,很多人都认为我不好相处。他一开始也是这样认为的。


    我很少会跟陌生人说起自己的心情与故事,他通过我在博客上发表的文章了解我。文字的确是读一个人内心的最佳选择。他说我们很像,不喜欢刻意去讨好别人,不爱名利,甚至连质疑和打击也不愿意再去解释和反驳。我们冷暖自知,只想简简单单的守护自己的梦,说给懂的人听。


    我不是偏爱孤独,只是不愿意勉强,不愿意假装。不对的人,就算朝夕相伴,也走不进彼此心里。就像他一样,尽管有那么多朋友,依然和好友少的我一样,感到寂寞。我不是生性薄凉,没有相处过,没有了解过,就没有资格去说什么。真正的我,只有懂的人懂得。


    他说他心疼我。心疼,这是个动人的词。我曾心疼过很多受过伤的孩子,可是却很少有人说心疼我。当你们需要我的时候,我说我会一直在。后来呢,当我需要你们的时候,你们其中又有几个人还在呢?


    (五)


    “就当作我喜欢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