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奇热首页散文诗歌 散文随笔 查看内容

人生的句号

心情说说 2017-11-21 00:06 1581
摘要:   夫说,我老是眼神迷离。大概学文的人,都爱这样文趋趋,其实,我只是喜欢发呆而已。  老燕喜欢发呆,喜欢莫明其妙地微笑,喜欢无缘无故地惆怅,并发出无缘无故地叹息。  我常想,我的人生,就像在梦游一样。 ...

人生的句号

  夫说,我老是眼神迷离。大概学文的人,都爱这样文趋趋,其实,我只是喜欢发呆而已。


  老燕喜欢发呆,喜欢莫明其妙地微笑,喜欢无缘无故地惆怅,并发出无缘无故地叹息。


  我常想,我的人生,就像在梦游一样。


  跟夫送别后,我走回深深地小巷,脚底如踩着浮云一般。黑暗中,嘴角不知不觉弯起,神不守舍地沉浸在与夫的吻别中。


  “好浪漫!”


  我心中在这样兴奋地赞叹着我们自己。


  那一边是人潮涌动的闹市,我站在安静地灯影里,轻轻惦起脚。夫弯起腰,低下头,将脸贴近我的额头。我的脸颊感受着他柔软却又扎人的胡须,然后用唇在他脸颊上反复印着。他侧过另一边脸,我又在另一边脸上,痴吻着。


  有一家窗户里,伸出一个奇怪地脑袋,看见我们的脖子扭在一起,又立刻缩了回去。


  我笑了。


  常跟夫说,“奇怪啊?我们在一起三年,居然还能这样恩爱!”


  说到性,已经平淡无奇了,做爱甚至成了我们的累赘。可我们的身体,是那样自然而然地想要贴在一起。


  不管何时何地,见了夫,我就像一块吸铁石一样,迅速粘到他胸前。


  “老公”“妈妈”“坏东西”“臭鸡鸡”“臭男人”地胡乱叫着。一头扑进他怀里,将手伸进他的衣内,去捏他的乳头,或者,去摸他的屁股。我心里一直都有想打他,咬他,蹂躏他的冲动。


  冷静下来时,我发现自己真是个爱情的疯子,根本不知道如何去温和的表达爱意。只知道暴风骤雨一般把自己的所爱践踏个干干净净。宛若一个暴君,懂得运用冲动的军队,去征服一片肥沃的土地,却不懂得风花雪月。


  夫今天给我出了一个命题作文。他的题目是——人生只有逗号,没有句号。


  这让人想起生命不息,奋斗不止之类的大话。


  表面上看来,人的生命,是可以划句号的。可我也有点相信灵魂不死的说法。也许,在另一个幽冥的世界,早已经捅挤不堪。


  人生中很多东西,是可以呈虚线无限延伸的。比如,梦想和爱情,就很难有句号。如果不爱,怎么样才算是结束?似乎一辈子都会有伤痕,就没有结束的可能。


  如果爱,怎么可以结束?难道不是永远吗?真正的爱情,从来不会是有计划的,从来不会有分手的预计。


  而梦想其实就是欲望的别称,永远不会有满足的时候。


  这是现实主义的观点,但也可以再悲观一些。人的一生,永远不会有句号,任何事物,都有遗憾,有残缺,生命是一场无法到达终点的无奈旅行。


  想到这里,似乎掉进了夫设的陷阱里。到底我们的终点,在哪里?


  儿时,有一幕一直在我脑子里。


  眼前有一片碧绿的草地,绿草是一场春雨之后新发的。


  十来岁的我,戴着防雨的斗笠,将裤腿卷到脚踝。踩着晶莹的露珠,手里拎着冰冷的牛缰绳,傻傻地看着我家的水牛,将眼前碧绿的青草一棵不剩地卷进舌根里。


  我原以为,它会吃得一片狼籍,毕竟它只是一个动物。它的生活,可以没有规则,没有规律。所有的规则,规律都是针对人类而言的。


  可它没有。它似乎在进行一种非常认真地的收割行动,它绝不会漏掉一颗嫩的青草。被水牛放过的草地,平整得就像镰刀割过的一样。


  小小的我,当时面对它,就怀着敬佩着与感动。


  从此之后,再不敢小看放牛这档子事情。


  那绝对是一个认真,执著的工程。沉默的它从来不会因为枯燥,简单而心怀不满。如果将牛缰绳订在草地上,等你回头再来看它时,你就会发现,在它的周围,有一个以缰绳的距离为半径的句号。


  我认为,那不是一片被动物啃过的草地,而是一种人生的阐意。


  它或许正在暗示着我们,人生,就是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脚踏实地地划完整的句号。


  在自己所能触及的范围内,划爱情的句号,理想的句号。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