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奇热首页故事小说 感人故事 查看内容

两个老板娘的故事

心情说说 2017-11-22 20:21 936
摘要:   我很清楚,中国某些人看不起性服务行业,抵制性从业人员,在很大程度上是认为她们工作舒服,赚钱又多,因此心理不平衡。  如果你们知道,她们的工作十分危险,赚钱并不多时,对她们的印象会不会宽容一些呢?  ...

两个老板娘的故事

  我很清楚,中国某些人看不起性服务行业,抵制性从业人员,在很大程度上是认为她们工作舒服,赚钱又多,因此心理不平衡。

  如果你们知道,她们的工作十分危险,赚钱并不多时,对她们的印象会不会宽容一些呢?

  那天的外展,看起来很顺利,可实际上,能够动员去检测的人,并不多。走到巷子中间,我发现一个很破旧的小店子。那就是一个旧楼的第一层,简单改装成的一个休闲屋。当门是一个躺椅式的沙发,沙发后是一个隔断的木板,木板上贴着发黄的,过时的明星照,破旧的毛巾挂着墙上的铁钉上。我不忍去看那些角落里更能表现她的贫穷的一些细节。

  一个看起来,既像老板,又像小姐的女人疲倦地斜躺在沙发上。

  一般老板娘年纪稍微大一些,都是三,四十岁的样子。而且,做老板娘的女人,眉眼比较平淡,也不画什么浓妆。做小姐的女孩子,一眼就能看出来,那种狐狸一样的媚,是骨子里透出来的。

  可她不太年轻,却也看得出来,是刻意轻描淡抹了一番。

  她见我进来,微微欠了欠身体,那动作十分庸懒,似乎没有一点动弹的力气。“你有事吗?”

  我走进去,跟她聊了一下,向她讲了我们正在做的项目,还有检测的病种。她说,“我不用去做检测了吧?我刚做完人流。”

  我惊愕地看着她,“啊?那你休息够了没有?够一个月了吗?其实一个月的时间还不够,你要等身体完全调养好了…..”

  然后我又想,她是老板娘,大概不用亲自做。迟疑了一会,还是问道,“你不用做生意吧?”

  她摇摇头,“不做?不做怎么行?我这里没有小妹,一个月的房租,水电费,都不少。不做,哪来的钱?”

  “那倒是。只是,你得等身体休息好了,才能做啊。”

  她说,没办法。

  我看她的样子那样憔悴,有些不放心。

  “那叫你老公帮帮看下店子,去找些小妹来啊。”

  “别提了,我老公早死了。你说,干我们这一行,不是逼得没有办法,谁会走这条路?”

  我拍拍她的肩,“算了,那些别想了,好好做生意吧,过好日子吧。”

  我们接着聊了聊孩子,还有这边铺子的情况。

  她叫**兰,是四川人。家里的孩子上初中了,到处要钱花。她说,“我又没读过书,年纪也这么大了,不做这个做啥。你说到餐馆里面端盘子,哪够生活哟?”

  我很容易犯一个很危险的错误。总会冲动地认为自己是上帝地化身,当听了她的身世之后,我脑海里又有一系列的计划,可当我离开她的店子,走到现实的街道上,我明白,我的一切想法,暂时都不现实。

  另一个女人叫颦颦,她说,她是世界上最倒霉,最命苦的女人。我连忙否定她,“不,还有比你更命苦的。”

  可我在脑海里搜索了片刻,似乎还真的找不出比她更苦的女人,尽管,我听到的故事那么多。

  她娘家的父母都去世了,第二个孩子两岁时,丈夫也意外身亡。婆家穷得叮当响,娘家那边没依靠,婆家也没什么帮衬。她一个人要负担两个孩子读书。大女儿上高中,小儿子也上中学了。她说,如果不是孩子,她早就死了,活着有什么意思?

  这是在另一条复杂的小街里。当我看到那些小吃摊红红火火,小旅馆成排成行,休闲店三三两两的街道时,我便不认为那是一条市井的普通街道,而是一部结集着人间悲欢离合的活电影。我知道,这里有许多不幸的,艰难的生命。

  仍然是夜晚,我在黑黑的巷子里,寻找红色的灯光,顺着灯光,就可以找到休闲屋。

  频颦的店子,在一条偏僻的小过道里。过道的尽头,便是她的店子那微弱的灯光,XX休闲的牌子,在黑暗里很醒目。路是石板路,石板不平整,踩上去泥浆溅出来。

  当时,有三个女孩子在店子里。我满脸微笑地说,“你们好,我找老板娘。”

  颦颦正拿着手机发着短信,抬起头,问我有什么事。

  听我介绍完,她继续回到短信上,很低调地说,“她们愿意去,就去吧!”

  另外一个是小姑娘,很喜欢笑,还有一个听说很年轻,说话却很老道。我跟她们吹着牛,嘻嘻哈哈地笑着。

  通过半个小时的交流后,我们的关系亲近了,原来颦颦是我的老乡。

  她们不愿意做检测,我不勉强。我不想我们的服务让她们觉得不舒服。

  后来,我又去了一次,跟她们的交流更深入了。

  频频有一天发短信给我,说太无聊了,我让她过来玩。这一次,我便了解到她有一段很痴心却很失败的爱情故事。

  其实,我跟颦颦的交流很困难,尽管我算是一个能说会写的人,可在她面前,我很笨,很蠢.我经常会出现失语,发呆的现象.

  比如她说,"我死去的老公很帅的,又高,对我也很好,从来不让我干什么家务."

  当她在说这些时,我便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觉得难过.可又不能惹得她伤心.怔在那里,接不上话.

  颦颦不会上网,性格内向,虽然三十多岁了,在感情的问题上,还是很天真。我想不出什么办法可以帮她,只有建议她学上网。尽管网上有许多令人痛苦的陷阱,可网上,至少还有朋友,不会寂寞。

  她的店子,也是惨淡经营。很窄的地方,房租却很贵,小妹也不多,来来去去的。

  她说,她很想结婚,不想再漂了。一个人生活太累了,想找个人好好过日子。

  可我还是劝她继续做下去。因为,我很明白,一个女人如果结婚了,手上没有钱,那也并不等于苦日子到了头。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