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奇热首页故事小说 爱情故事 查看内容

小笼包的故事(6)

心情说说 2018-1-10 23:40 1017
摘要:   工作室在低沉中维持了三个月。小笼包对我们来说很重要,而对小笼包来说,梁子很重要。“燕哥,梁子不在这里,好像就缺少什么似的,都没有心情了啊。”我笑了。“很快的啊,过几天他就回来了。”  梁子是工作室 ...
  工作室在低沉中维持了三个月。小笼包对我们来说很重要,而对小笼包来说,梁子很重要。“燕哥,梁子不在这里,好像就缺少什么似的,都没有心情了啊。”我笑了。“很快的啊,过几天他就回来了。”

小笼包的故事(6)

  梁子是工作室的主心骨,家在玉林,但工作在博白,他在玉林与博白之间穿梭。那段时间我经常不在家,梁子一个人在底下守门店。小笼包认识梁子之后,特别兴奋,“老板娘,那个靓仔是谁?他好勤快啊,你不在家,他天天在这里搞卫生,搞得比女人还干净。”

  以前是每天一见我,就飞奔向我,现在有了梁子,每天一看到梁子,她就会飞奔过去,“靓仔你回来了?我好想你啊。”

  她也经常拿梁子开玩笑,“他妈的,要是我没有结婚,我就愿意嫁给梁子这样的男人,心又好,人又勤劳。”

  刚开始,她的热情,梁子有点不习惯吧,在她的攻陷下,只能笑而不语,默默喝茶。但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

  梁子是非常尊重小笼包的,非常客气地称她为“萍姐”。

  小笼包虽然是小姐,可她有自己的分寸,“我跟梁子是好朋友,好哥们,好哥们是不能上床的。”但她总是娇气地要梁子用摩托车搭她,可能在博白,对她来说,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坐着梁子的摩托车,让梁子送她回家。

  点点和小小还小。小笼包把他看成自己的儿子,小弟。非常关心他们。后来又认识了庭博,小龙。她从来叫不清楚庭博的名字,成天会问,“苹果来了没有?”我们就这样组成了一个有小笼包的大家庭。

  第一次跟小笼包去做外展,是去走访所有的小旅社,那天晚上我们跑了五六个地方。第一被拒绝,第二家,尽管我十分谦卑,仍然被拒绝。第三个是她进去,但对方仍然不要我们的安全套。第四个接受了,第五个接受了,第六个接受了。这个成果让小笼包也很开心。

  她努力想告诉大家,我的工作到底是干什么的。“这个老板娘不是坏人,她的工作就是关心我们这些做小姐的。我也是做这一行的啊。”

  她从来没有接受过我们的培训,我从来没有向她提过什么要求,她却自觉地担当起同伴教育员的角色。跟她出去做外展,几乎不用我说什么。因为她一开口把什么都说了。我只需要提着外展包,发发资料,发发安全套,陪着她,听她说话。而她就像百事通一样,一边走,就一边讲这个场所里的人和事。

  尽管有小笼包这个业内人的推荐,很多老板娘与小姐还是害怕,不敢接受我们的免费安全套。

  她们说,“哪有这么好的事情?不会是搞传销的吧?”

  一些谨慎的小姐,还要劝别人不要拿我们的安全套,“你们可灵光一点,现在免费,小心以后吃不了兜着走!”

  这话把小笼包惹怒了,她推着我往外走,“走,老板娘,走!这些人不知好歹,不要发给她们!他妈的,我小笼包是那种人吗?我小笼包是那种害人的人吗?”

  一路回来,她还在生气。

  但我是经历惯了,早就无所谓。我们的工作,在最初一直都是很难让人理解并接受的。因为做我们这样工作的人太少了,很多人没见过。有一些年轻人问我们到底是干什么的,我只好推荐他去看一部电影,“性工作十日谈”。那个片头里的社工,做的就是跟我们相同的工作。

  为了缓和我们和业主,和姐妹之间这种陌生的关系,我建议大家在介绍我们的时候,就说是卖安全套的。这样比较简单地,能消除一些顾虑。而对十元店的姐妹,就说是关怀打工妹的公益组织,跟妇联的工作比较相似。

  在小笼包的带动下,外展越来越顺利。

  我们也开始进一些质量好的安全套,低价卖给姐妹们。小笼包,热心地帮我们做广告。

  半年过去了,除了天天跟我们保持很好的友谊,其他的姐妹仍然对我们有防备之心。

  后来,出了第一桩事情。我们才慢慢被姐妹们信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