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奇热首页散文诗歌 经典散文 查看内容

谁是最爱李欢的女人

心情说说 2018-1-26 15:39 604
摘要:   他来到咖啡店,冯丰和芬妮已经聊得差不多了。他极为热情地和芬妮打招呼,对冯丰却是淡淡的。  冯丰也不以为意,自从得知他和柯然交往后,她就发现他对自己的态度冷淡了许多。也对,一般男人将心思放到了另外一 ...
  他来到咖啡店,冯丰和芬妮已经聊得差不多了。他极为热情地和芬妮打招呼,对冯丰却是淡淡的。

谁是最爱李欢的女人

  冯丰也不以为意,自从得知他和柯然交往后,她就发现他对自己的态度冷淡了许多。也对,一般男人将心思放到了另外一个女人身上,对于过去的女人便不会太过介怀了。冯丰想,这是好事,李欢终于可以开始自己新的生活了,于是,心里仿佛松了口气,如果他能就此获得幸福,也未尝不是好事。

  李欢和芬妮因为一个共同的话题聊得十分投机,冯丰插不上话,只坐在一边静静地听。她知道,李欢一直特别欣赏芬妮,突发奇想,芬妮和叶晓波其实是不太可能有什么好结局的,如果她能和李欢在一起,也许比和柯然更合适吧?

  过一会儿,看看已经11点多了,冯丰怕叶嘉等急了,他这几天都在家里,她也很少晚归,便提出要回家了。

  李欢见她提出要走,这才将目光从芬妮身上转到她的脸上,淡淡地道:“叶嘉等着你罢?”

  她坦然点点头。她的笑容毫不掩饰那种喜悦和安然的感觉,李欢忽然觉得异常的刺眼。许久没见到她了吧?本来以为有很多话可以说说的,到如今,完全化成了胸里的一股酸水。李欢笑着站起身“那我们就不耽误你了”,然后,他殷勤地先招呼芬妮出门,根本没怎么理会冯丰。冯丰也完全不等他招呼,李欢的殷勤是给芬妮或者柯然这类美人准备的,她不习惯也不准备习惯,只是笑笑,跟在了芬妮的身后。

  三人出门,准备各自回家。芬妮本来是约冯丰喝酒的,就没开车出来,后来才临时改喝咖啡。李欢见二人没车,就要送二人回家,冯丰推辞,说自己打车回去就可以了。但是由于李欢一再坚持,冯丰也不好推却,反正李欢也不过多绕点路而已。

  三人来到地下停车场,另外一群醉醺醺的男人也来取车。李欢一看,竟然是刚刚夜总会那群男人,只有导演不在。

  其中一个男人斜了眼睛:“喂,这个小子不是李欢吗?拽什么拽?”他上前一步就抓住李欢的衣领。李欢见他醉得厉害,也不和他计较,推他一下,想推开他,那男人站不稳,一下倒在地上。其他几个男人见状立刻围了上来:“小子,你还敢动手打人?”

  顷刻,拳头雨点般横飞,好一通混战。

  冯丰和芬妮都吓坏了,冯丰拿了手机就要报警,芬妮面色惨白,一把抓住她的手,轻轻摇头。冯丰才醒悟,要是警察来了,芬妮真怕又要被连累上“头条”,和一个陌生男人在夜总会殴打,叶家更会将她拒之千里了。而李欢已经进过一次派出所了,他也不能成为派出所的“常客”啊。

  她心里焦虑,一时拿不定主意,李欢虽然身手不错,但又不是什么“武林高手”,普通三几个人还能对付,可是对方是七八条大汉,他哪里顾得过来?

  他虽然已经打倒了三四个,可是,对方还有三四个,混战中,一个男人跑过来,芬妮吓得一声尖叫,男人猛力一推将她推到地上。冯丰退后一步将她拉起来,却见一个男人抱住了李欢的身子,另外两个男人见机立刻对他好一阵猛打。

  她不假思索,冲过去,脱下高跟鞋就狠命砸在抱住李欢的那个男人的后脑勺,男人惨叫一声,松开手。吃了这个亏,男人哪里罢休回头就揍冯丰,冯丰明知不敌,吓得赶紧往后跑……李欢解围,缓过气来,又打倒一人,大吼一声:“冯丰,快离开,你们快走……”

  男人本来要打冯丰,但见李欢又发威,顾不上追冯丰,立刻又从背后一拳向他打去。

  冯丰刚刚跑开,见状又拿了高跟鞋跑上去敲在他的肩上,男人吃疼,猛然回头,冯丰再也逃跑不及,被他扭住头发,一耳光掴在她的右脸上。她惨叫一声,张牙舞爪地和那个男人拼命扭打成一团。李欢又气又怕却被两个男人缠着动不得。冯丰眼前一阵金星乱冒,耳朵似乎都要聋了,一阵钻心的疼痛,她毫无意识地张口就拼命咬住那个男人的手……

  男人被咬得鲜血淋漓,痛极,狠命一推搡,将她掼在地上,手心挫在水泥地上,顿时破了皮,流出血来。男人还不罢休,飞起一脚就向瘫在地上的冯丰踢去,对面的李欢嘶吼一声,挣脱那两人一下扑过去抱住了冯丰,那个男人狠狠的一脚就结结实实地踢在了他的背心……

  这时,停车场的保安已经赶来,拉开几名醉汉,其中尤自清醒的两三人立刻上车,拉了同伴,各自开走了。保安见无人伤亡,那伙人又是常客,便也不管。

  鼻青脸肿的李欢爬起来紧紧抱住冯丰,声音都有点颤抖:“冯丰,有没有伤到你?”她摇摇头,看他的鼻青脸肿,“你有没有伤到?”

  李欢摇摇头,只是更紧一点抱住她,他抱得实在太用力了,冯丰只觉得全身骨头都快散架了。她讶然道:“李欢,快放开我……”李欢这才醒悟过来,手稍稍放松了一点儿,却依旧抱着她,一动不动。

  冯丰从他怀里看过去,只见芬妮摔在地上,吓得花枝乱颤,她被刚刚那一推崴了脚脖子。冯丰叫一声,“李欢,你快去看看芬妮,她摔倒了。”

  李欢应一声,还是没有放开她。她挣扎一下,“李欢,我没事,你快去看看芬妮,她摔着了。”李欢这才放开她,几步过去扶起芬妮。芬妮满脸是泪,受惊吓不小,见李欢走过来,松了口气。

  “芬妮,你怎么了?伤到哪里了?”

  “不严重的,只是很疼。”

  李欢抱着她上了车坐好,见她依旧满面惊惶,神情痛苦,想是脚崴得不轻,叹息一声:“对不起,芬妮,都是我连累了你们。”

  “不要这样说,李欢”芬妮柔声细语,一点也没有责怪他,“你不用管我,快去看看小丰吧……”

  李欢赶紧转身又回来抱冯丰,冯丰却早已自己站起来,一瘸一拐地走过来,见他向自己奔来,立即摇头,表示自己没多么严重。

  “冯丰……”他的神情有些生气,“你跑什么,不晓得等我啊……”

  “我根本不要紧,没关系的,李欢。”

  他看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立刻明白过来,她是故意的,她已经养成了习惯,每次自己面对她和其他女人要有个选择的时候,她总是自动把自己排到了其他女人的后面——她一直以为,自己本来就该在其他女人的后面——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什么原因!

  有种痛彻心扉的寒冷,他怒从心起,正要开口,她已经自己赶紧上车了。他默默地看她关好车门,把手上都沾了一点血痕,心里一阵疼痛,满腔的郁闷和愤怒几乎要冲破胸膛,熊熊燃烧,也不知是在恨她还是恨自己给她造成的这种可怕的印象。他强行压制自己,上车开了就走。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