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奇热首页故事小说 爱情小说 查看内容

情人的下午茶(十)

散文随笔 2018-3-22 18:13 443
摘要:  ;情人的下午茶;连载之九  水仙花开时,妈妈告诉我,宜中回来了,明天会来拜年。  我刚调好一杯蜜汁果茶,忽然整个人失去控制,握着茶杯端又端不起,放又放不下,左右送不到唇边来,只听得杯子碰碟子上下齿一起 ...
 ;情人的下午茶;连载之九

  水仙花开时,妈妈告诉我,宜中回来了,明天会来拜年。

  我刚调好一杯蜜汁果茶,忽然整个人失去控制,握着茶杯端又端不起,放又放不下,左右送不到唇边来,只听得杯子碰碟子上下齿一起打颤。

  春节,是中国的大节目,徒弟给师母拜年,天经地义,雷打不动。宜中在西安时,原本每年都要来的,但是他去北京已经一年多,蓦然重逢,倒仿佛隔世相见。

  妈妈说:“宜中在北京的研究项目,结果出来了,有三种新药都申请了专利权,他占着很大的股份,这次回来,要重开宜中诊所,北京研究所投了大笔资金,算是北京的分公司,宜中是执行董事,这一次,事业真要做大了。”

  我终于不得不见到他。

  说“不得不”也许矫情,如果当真想避,总会找到藉口避得开。

  但是也许内心深处,我并不想避开他。

  我贪婪地看着他,贪婪得要可怜自己,不舍错目。他似乎有些见老了,眉间深深川字纹是新添的,时隐时现,仿佛有话欲语还休。

  让我心酸的,是他也久久地回望我,半晌不能转眸。

  所有的心事尽泄,在一个不设防的时辰,在烟花次第响起,家家户户去旧迎新之际,我和宜中,不需一句话,终于第一次明明白白地,以目光倾诉尽所有的相思与爱。

  炮仗惊天动地那样地响起来,有眼睛的人都会清楚地知道这屋子里发生了什么。

  但是没有人说破。

  姐姐努力地制造喧哗,插在我和宜中之间,向小李子怀里接过胖胖的宝贝来逗弄笑赞着,又给了封厚的压岁。小李子教宝贝拱手说谢谢,又教给婆婆拜年。

  妈妈笑着,笑得尴尬而僵硬。

  然后便开席了,每个人都对每个人不住地劝酒布菜,可是桌上的菜,始终不见少下去。

  各自心事如磐,眼光如麻。

  小李子很快告辞,拉着宜中离开,一家三口挤挤挨挨地走出门,连背影也相连,丢下我,孤零零如断絮,无论如何粘不上去。

  姐姐拉我到小屋窃窃私语:“原来你喜欢大师兄?”

  “是。”我勇敢地承认,“从小,到大,我只爱过他一个人。”

  “这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事?”

  “没有开始。”

  “你是说,你是暗恋,一厢情愿?”姐姐诧异,“可是不像呀,姓宋的明明对你用情很深。”

  “真的,姐姐,你真的觉得大师兄也喜欢我?”

  “我是过来人,什么事瞒得过我这双火眼金睛?宋宜中整个晚上失魂落魄的,不只是我,小李子也早看出来了,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今晚回去还不定怎么兴风作浪呢。”白芍叹气,“小妹,你这次恋爱可真是一枚苦果。”

  “这苦果,我吞了十几年了,早生根发芽,茁壮成长。”

  “大师兄有什么好?”

  “叶子臻又有什么好?”我颦眉,“我跟他朝夕相处一年半,使劲儿挖掘也找不出他有哪一点好过宜中。不然,或者可以悬崖勒马。”

  姐姐笑了,兴致勃勃拿出纸笔来算帐,把爱情测验当成一盘股局来计数。“哪,男人呢,分钱权才情貌五个评分标准,如果满分一百,那么这五项各占二十分。这边是宋宜中,这边是叶子臻,我们来算一算谁的分数高。”

  白芍在做姑娘时,一周七天约会排满,舞伴每晚都不同,感情生活不知多丰富多彩,然而婚后因为工作压力过大,忽然间停手罢战,一身武艺荒废多年,十分地不甘心。如今在我身上找到好题目,真八卦得可以,当下笔走龙蛇,逐条列项,仿佛分析股票走势:“咱们先算钱,钱上头,叶子臻肯定占满分了。”

  “不见得。”我大大地摇头,“子臻的钱是他家里的,又不是他自己赚的,也不由他自己分配。宜中却不同,他白手起家,从小学徒做到大公司的执行董事,一分一厘都是自己赚来的,凭的可是真本事真才干。所以,宜中的分数应该比子臻高,如果给宜中15分,子臻最多是及格,12分,根本不能算有钱,只不缺钱就是了。”

  “算你有理。下一项是说权,不用说,你肯定又要说宜中的公司是自己的,子臻的职位是他爹给的,子臻不如师兄吧?”姐姐大笔一挥,加减乘除,“那就还是师兄15分,子臻12分。该算才气了,才气上你怎么说?”

  “当然宜中赢。宜中懂医术,又旁学杂收,不论说什么都能与我合拍。”

  姐姐不同意。“为人是公平点好,你跟我说过子臻的见识也很丰富的,不然也不会帮我们家赎回那堂黄花梨家俱,而且又懂得玩,没宜中那么古板,死用功。现代人的才学,不能光是天文地理,也得有些浪漫情趣才好。子臻在玩上,可算精通。”

  “那也不一定。我的西餐礼仪可全是宜中教的,小时候,都是他带着我到处去玩……”

  “算了算了,就当他们打成平手,都是15分好了。”姐姐摆摆手,“现在该算什么了?情?哗,这一项可是子臻占绝对胜算,你别忘了,宜中呢,是你暗恋人家;子臻,才是他追的你。他对你的感情,当然好过宜中对你。一个男人对女人的最高赞美,就是肯向她求婚。而且,宜中为人又花心,女朋友不知多少。”

  “子臻还不是一样?你忘了胡司容的事了?对婚姻不忠的丈夫,又有什么感情可言?”

  姐姐叹息:“也是。向男人要专一,比跟公鸡要蛋还难,这一条免了,两个人都只有零分,不计数。最后一条,最后一条是貌,子臻比宜中年轻十岁,总该多十分吧?”

  “多五分已经勉强。宜中看起来最多只有30岁,一点点皱纹,只会让他更成熟有味道,风度气派比子臻可潇洒多了。”

  姐姐瞠目,不住摇头:“真没见过有像你这样做太太的,可着劲儿损自己老公。你呀,心早就野了,别说叶子臻,就是刘德华李嘉成站在这里,也会被你挑一堆毛病出来,总之世上只有宜中好,其余一切是垃圾。你中盅了你!”

  “是呀是呀。”这一回我终于点头,“大师兄精通医术,说不定真是给我下了什么痴情药也说不定。”

  姐姐也笑了:“不过说的也是,宋宜中也不知怎么搞的,年轻时比同龄人都显得成熟,过了这十来年,又比所有同龄人显得精神。男人的好处,他可都占尽了。”

  我们两姐妹对着忽儿长吁短叹,忽儿嘻嘻哈哈,直聊到月落星沉才歇息。最终姐姐说:“想爱就爱吧,小心别让叶子臻知道。多一事不如省一事,婚姻管婚姻,恋爱管恋爱,开心就好。”

  姐姐向来没是非观。

  或者说,姐姐是非向来分明,总之自己的家人做什么都对,别人则怎么都不对,恨不得日月星河都随我心,潮汐不必跟着月亮走,月亮不必围着地球转,都只以我意志为转移便万事皆安。

  聊得累了,她挥一挥手:“睡吧睡吧,明天我还得陪你姐夫去他家拜年。”

  但是怎么睡得着?

  我伏在枕上辗转反侧。睁眼闭眼,都看见宜中一双俊眼,含情相向。

  罢罢罢,白白咬牙切齿发毒誓,又苦苦地修行两年,一见了他,功力全废,不必对方一兵一卒,甚至不必说一句话,只是双眼那么一睃,我已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这一刻比任何时候,都更清楚地让我知道,我爱他,我爱宋宜中,爱上一个人是没法子的事,我早已堕入轮回,万劫不复。

  爱上他,是我的命。

  初三是宜中夫妻在酒店设宴回请我们。

  姐姐随姐夫去了外地,子臻说有应酬,只有妈妈和我赴宴。妈妈虽然没有明说,颜色间并不大喜欢让我陪她。我明知这是鸿门宴,却不甘逃避,假装不懂妈妈的意思,一大早便起来梳妆打扮,把十几套衣裳换了又换,试了又试,安心与小李子一竞风彩。

  然而再没有想到,一进酒店,已经迎面看到最不该见到的一对人物。本能地身子一矮,藏到妈妈身后去,急急地说:“我们换一家酒店吧。”

  小李子不明所以,还只管问:“已经订了台子,怎么忽然要走?”

  妈妈叹口气,只道:“出去再说。”

  出了酒店,我已经兴致全无,自己的老公都管不住,还与别的女人斗什么气?这世界真是公平,我惦记着人家的丈夫,而我的丈夫,在同人家偷情。

  小李子莫明兴奋,本来就是铆足了劲儿要来对付我的,没想到不战而胜,十分得意,控制不住地咯咯笑:“做贼的不怕,捉贼的倒怕?白术,我要是你,我就走上前去把桌子掀了,一巴掌打得那狐狸精找不着北。”

  狐狸精?我失笑。胡司容可不是姓胡?

  妈妈还在替我遮掩:“也许是公事……”

  “不是公事。”我叹息,失败到这种地步,反而无所谓,索性全翻出来讲,随他们笑去,“我躲开他们,不是怕,也不是气,只是不想听他跟我解释。到时候,我又不知道该说什么。那个女人叫胡司容,是子臻的情人,他们来往已经有一段日子了,中间分过一次手,我还以为断了,原来还在联系。不知道是一直藕断丝连呢,还是最近才死灰复燃的,不过也都没什么所谓了。反正不是胡司容,也会是别的人。叶子臻不会甘于寂寞的。”

  “你就这么由得他?”宜中青筋暴露,“白术,别让他欺你娘家无人,要不要我去找那小子谈谈?”

  “有什么可谈的?”我无所谓地笑,看不惯小李子幸灾乐祸的样子,有意装疯卖傻,逼自己扮淘气,“男人都是这样子的了。大师兄,你过去不也是一样吗,天天换女朋友。”

  “可是,叶子臻怎么对得起你?”宜中是真的动怒,“让我去教训那小子,他怎么能这样对你?”

  我忽然感动起来。即使所有的男人都朝三暮四,可是在宜中心中,仍然认为我理该遇到一个例外,遇到千挑万选后那最好的一个。是为了这个渺茫的希望,他才会那么自制地对待我吧?留着我,留给一个或许不同的男人,从而得到幸福。

  但是我只遇到了叶子臻,一个比宜中更加花心的纨绔子,二世祖。

  现在,他还有什么理由来拒绝我?冷落我?

  和宜中一起面对面地看到我自己的丈夫偷情,反而让我觉得轻松,甚至有丝莫明的快意。

  我反而同情起叶子臻来。他走到这一步,也许真不能怪他,毕竟,他曾经想过要悔改,还为此付出了五十万的代价。最终仍然还是要在一起,总是有点真感情的吧?

  爱就是一种纠缠。无论是使了钱的情欲,还是不要钱的情欲,只要不是明媒正娶,便是藏奸偷情,五十步笑百步,即使有金钱交易,也仍不无真心;便不取一文,也仍然是悖德逆道,原无区别。

  我自认是罪人,并不想扮贞洁,只对宜中说:“男人的心可以四分五裂,只要他的人一天在我身边,心里有没有我,我并不计较。同样的,如果我能得到一个人的心,也未必会计较是不是真的可以得到他的人。”

  当着小李子的面,这样明白的宣言,反而逼得他们哑口无声。

  反正是输,输得已经无可再输,也就是赢。

  回到家,子臻问我:“白天玩得高兴吗?”

  “不错,气氛挺融洽的,妈妈很开心,像年轻了几岁。你呢?应酬得怎么样?”

  “普通的客户见面,增进交流的,也许年后会有生意往来。”

  两个人说起谎来,都面不改色,对答如流。仿佛高手过招,势均力敌。

  如果一直都能这样大度,看得开,一辈子也不是不容易过的。我反正没打算对子臻三贞九烈,便也不在意他的不忠。还是那句话,五十步笑百步,他不过是比我早行一招就是了。

  晚上,我在镜前摆弄脂粉。子臻一卷在握,摇头晃脑:“红帐无尘白昼长,丫头日日待君王。”

  我随口问:“宫里的婢女不是叫宫女吗?怎么叫丫头?”

  子臻笑:“这你就不懂了。在古代,皇族们担心太子久居深宫,与世隔绝,通常会在宫中专门辟个地方养些小动物来对太子进行启蒙教育,比如带太子看公猫追母猫,看鸽子接吻什么的,还给那些猫儿狗儿封侯加爵。这个丫头呀,不是指人,而是指猫,是对猫的昵称。”

  “丫头是猫?”我有些佩服,“你知道得还真挺多的。”

  子臻受了鼓励,越发慷慨激昂:“自然间万事万物,都会适时发情,就像花应春而发,鸟应时而鸣。只有人,却一定要诸多启发,还要解开层层束缚,才能通灵。所以人是世界上最冷感迟钝的动物。”

  说着,他走过来,要与我同领那些猫儿狗儿都会应时而发的奥妙。

  我本能地推开,脸上忍不住挂下来。

  再高明的演技,在玉帛相见时,也不得不打回原形。

  我和子臻,都只是本色演员,上升不到演技派的水平。

  结果当晚子臻搬到客房去睡。分屋而居,好过同床异梦。不过也许,在今晚我们心中所想的事情,终于可以内容一致了。

  箭在弦上,是收回囊中,还是发弓射出?

  转眼已是十五灯节。

  我和姐姐相约了两家人一起去兴庆宫放灯。

  兴庆宫建于唐朝,一度夷为废墟,文革后重建。内中亭台楼阁,早已不复皇家气派,但青山笼翠,绿水长流,每到佳节,不是灯会就是花展,倒是老百姓应景凑热闹最喜欢去的公园。好像正月十五,只有去兴庆宫放了灯,才算是过节了,不然,总觉遗憾。

  灯做莲花五瓣,粉红晶莹,浮游水上。灯芯里,藏着女儿的心愿:“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长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常相见”之类。

  但是我心中的君,不是身畔的夫,而是十年前,在青龙寺后坡亲手采摘玫瑰花赠我的那个人。贻人玫瑰之手,经久犹有余香,十年不散。

  莲花灯迤逦而去,我和姐姐各自追着自己的那盏灯沿岸随行,渐渐走得散了。

  灯擅自靠向对岸,缠在水草中不肯再走,我折了树枝伏在栏杆上隔着溪水去勾,那盏灯只是眷恋着无名水草,痴缠不肯去。

  对岸的人说:“小姐,这是你的灯?我帮你。”随手一拨,莲花灯原地滴溜溜打个转儿,又向下游去了。

  我望着对面,满腹狐疑:“先生,谢谢你。”

  那人惊觉:“白术,是你?”声音清清楚楚地如钉子敲在砧板上,不是大师兄又是哪个?

  “宜中……”我忽然哽咽起来,顾不得石滑露冷,只一径跌跌撞撞地向前赶。

  那边师兄也沿着岸小跑起来,虽然隔得远看不清他的脸,可是我知道他在望着我,我们的眼光穿越了黑暗,已经比身体先一步于空中相遇,交织。

  匆匆地走,匆匆地走,两个人终于在中间的桥头遇上了,双手互执,一时无语,正是我梦中的情形,是我对爱情最高的理解,最深的诠释。

  我们终于谁也不再骗谁,谁也不再躲谁,相遇在一起,相爱在一起!

  “宜中,我,我……”我努力地咽着泪水,逼自己把话说完整,“这几天,每时每刻,我一直都在想着你。”

  “我也一样。”如石破天惊,他终于吐出这四个字。

  只有我才知道,说出这样的话,对大师兄来说有多么难。

  我也一样。

  换你心为我心,始知相忆深。我们的心,终于互通灵犀,终于同声同气,终于苦尽甘来,终于心心相印。

  我告诉宜中:“你一直都怕毁了我,现在,我已经循例结婚,而且已经分居,宜中,我看不出我们之间还有什么阻力,使我们有理由违逆自己的心。”

  宜中不说话,走过来,轻轻抱住我。

  忽然间,我松懈下来,泪水放肆地洒落。等得太久,一旦梦境成真,反而不敢置信。

  岸上的灯和水中的灯交相辉映,流离溢彩,宛如仙境。

  有船夫摇着桨自桥下经过,提声问:“先生太太,要船吗?”

  一条船。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自古以来,浪漫凄艳的爱情故事总是和船离不开:白娘子和许仙撑了伞,借了雨,相逢在一条船上;苏小小画舫到处,笙歌无数;杜十娘船至江心,散尽百宝箱;西施和范蠡挂冠归隐后,相偕相伴,泛舟西湖,享尽晓风残月……

  此刻的兴庆宫游船,便是西湖画舫,我与宜中,便是白蛇和许仙,西施和范蠡了。欲成比目何辞死,只羡鸳鸯不羡仙,这小船,便是洞房春宵夜,这莲灯,便是花烛照影红。

  远远地,依稀传来电视剧《白娘子传奇》的主题歌:“千年等一回,哦……”

  等了千年,才一宵团聚,多么难得,多么珍贵!我抱住宜中,紧紧地拥抱:“宜中,我再也不要同你分开,永远不分开。”

  理智退位,情感涌上来,如水漫金山,势不可挡。

  我们,再也不要分开。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