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奇热首页故事小说 爱情小说 查看内容

情人的下午茶(十一)

散文随笔 2018-3-22 18:16 442
摘要:   《情人的下午茶》连载之十一  再上岸时,我已重生。  我不再是我自己,我是宜中的另一半。就好像,宜中也是另一半的我。  仍然在桥头上岸,然后各自寻回自己的伴侣,分头回家去。  除了河水同莲花灯,谁 ...
  《情人的下午茶》连载之十一

  再上岸时,我已重生。

  我不再是我自己,我是宜中的另一半。就好像,宜中也是另一半的我。

  仍然在桥头上岸,然后各自寻回自己的伴侣,分头回家去。

  除了河水同莲花灯,谁都不知道在走散的这空当儿里,发生过一些什么故事。我和子臻走散,宜中和小李子走散,但是我们找到了彼此。

  也许,真正失而复得的应该是我们。我们才是等了千百年,终于一朝重逢,得到团圆。

  桃花杏花李花次第开放,路边柳芽新发,一点一点地连成了线,又一条一条地连成了片,晶莹娇绿,风一吹便流下来,拂乱人的心。

  自以为春机暗藏,其实路人尽知。

  但是又有什么所谓呢?

  天有时阴有时晴,月有时圆有时缺,我已经终于等到宜中的心。那么以往的苦苦相思,伤心烦恼,都有什么所谓呢?叶子臻有了外遇,外遇有了孩子,都有什么所谓呢?

  我终于等到宜中的心。

  等了几生几世。

  夜里做梦,再也不会那么辛苦地寻寻觅觅,我已经找到了他,巫山云,沧海珠,所有的心愿都落在了实处,等待,也是甜蜜,因为有指望,再无聊的等待也变得如一个游戏那么趣味十足。做美容的时候想着他今天会不会来,会不自觉地笑出声。花朝雨夕都被赋予了新的意义,人声市声听在耳中犹如仙乐。没事儿便到店门口打个转儿,望穿秋水,心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看到他打门前经过。

  宜中的诊所重开,规模大了数倍,已经迁至闹市区更好的路段。幸亏是这样,不然我们这样频繁地会面,迟早会被小李子撞到。

  我又恢复了煲花粥的习惯。

  总是在下午时分,有时阴,有时晴,但只要他如期而至,便是雨雪风沙在我眼中也如阳光明媚。原藤茶几上铺着手绣的茶巾,精致的食碟,细巧的银匙,水晶盘子里是桂花蒸饺和玉兰包,玉瓷碗中是桃花荷叶梗米粥,甜品有香蕉玫瑰派,牛奶炸菠萝,然后是饮品,多半是应时鲜榨果汁。最后才是要细细品的茶,宜中喜欢清淡,我虽然无法学妙玉采集梅花上的雪来献给他,但是我有我的办法,就是提早把花瓣与茶叶掺和窖藏,一层花瓣一层茶叶,让茶尽吸花瓣之香,而后以矿泉水烹之,其清香远溢,未饮先醉。

  当我和他对几而坐,闻香品茗,心底便会升起一股由衷的喜悦,如沐春风,整个人都暖洋洋懒洋洋,只觉生活从未有过的安适祥和。

  有时我们可以这样默默地对坐一下午,不说一句话,可是心底,分明已经说尽千言万语。

  店里那几个女孩子开始还有些好奇,每次看到宜中来都吃吃笑,撒娇撒痴地调笑,及至后来见我俩都举止端庄,并没有什么打情骂俏的言止,便也都渐渐收敛,对宜中的到来习以为常,视而不见了;一些美容院的常客也都习惯了我店里每天下午都会有这样一位奇怪的客人到访,大方些的太太小姐们还会主动找他聊天,参与我们的下午茶。

  宜中以前有过很多女朋友,又擅谈,喜欢说笑话,只要他愿意,便总有办法让随时遇到的每个女人笑逐颜开。但是现在他变得沉默,稳重端庄得超乎寻常,与人对答,总是不卑不亢,适可而止。但是另一面,他又做得很张扬,走遍整个文艺路南北两条街所有的花店,订了他们店中最美的花让伙计按照时间表依次送到我店里来,连妈妈的“花之恋”也不放过。

  那段日子,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辰光,每一天等待,每一次相会,都对我具有不同寻常的意义。无论等待与相会,我都会觉得满足,因为知道那等待会有结果。

  这是我理想中的生活,等他,盼他,与他相聚,相爱,直到生命尽头。虽然他是有妇之夫,我是有夫之妇,我们并不完全属于彼此,但是只要我的心扣着他的心,我也就觉得了生命的圆满。

  他说:“我现在才知道,真正的爱情,是快乐里有一丝忧伤。以前的逢场作戏,现在看来,都只是浮光掠影,这一回,才是入心入肺。”

  这是我听到的最美好的爱情宣言。

  因为他的爱,使我平凡的生命得到升华,使爱不再是一个过程,而更是一种境界。

  然而我们都知道,这样的爱,好比水晶宫里的冰雕,经不起一丝暖风吹袭,时刻面临着溶化。

  是这种茫茫的威胁,让我们更加珍惜相伴的每一天,每一刻。如果有一天冰雕注定要融化,我们不得不分开,我已经拥有那么多美丽的回忆,它们,足以陪伴我的余生。

  在一个平静的黄昏,天边丝丝缕缕地飘着绯红的云,太阳依依落下,我提起盘龙紫砂壶来给子臻续了杯茶,轻轻说:“子臻,我们离婚吧。”

  子臻很震惊。

  我抢在他开口之前,逼进一步:“初三那天,我陪妈妈去酒店赴宴,是红楼酒店,我在那里,看到你……”

  子臻的脸上青了又白,白了又青,半晌,终于说:“司容把孩子生下来了,是个儿子。”

  一句话,胜过千言万语。

  她替他生了一个儿子,骨肉亲情,血缘大于天,他还有什么理由拒她于门外?区区五十万,斩得断风月情浓,可是斩得断血脉相连吗?

  我原谅他,非常情愿地,毫不勉强地原谅了他。

  或者说,原谅了我自己。

  从现在开始,我可以毫不踟蹰地爱宜中,不必有半分内疚惭愧,躲闪逃避。

  “每个男人都有帝王欲,只是,我无意于做你的三宫六院之一。”我凝视他,平静地提出来,“子臻,我们离婚吧。我什么都不要,明天就回娘家去。”

  “不,你别走,我走。”子臻果断地说,“白术,是我对不起你,就是你要分我半副身家也理所应当。我没别的什么给你,但是这所房子,以及这所房子里的一切,你怎么都要收下。这是我们的过去,现在都只属于你。”

  “我有花之韵,生活不会成问题的。花之韵是你的投资,我得到的已经很多。”

  “但是我理应照顾你一生一世。现在是我做得不好……”

  “不,是我不好,不够关心你,才会让别人有机而乘……”

  你推我让,好像君子国故事,看上去多么谦逊恩爱。然而内里全不是那么回事。

  妈妈和姐姐听说了,十分黯然。

  “一定要用离婚来解决吗?”姐姐苦劝,“留不住他的人,也留不住他的心,但是至少,可以留住叶子臻夫人这个名份呀。”

  “这个名份并不是我的理想。”我看着妈妈和姐姐,“他有了另外一个家,还有了孩子。我还要名份有什么用?对于那个三口之家来说,我才是第三者。”

  “小叶这么过份!”老妈发起怒来。一个孩子。这理由比什么都有力,有力到连我的老母胞姐都觉得离婚已经是不得已的选择。“离了就离了吧。他在外面有了孩子,那就是一辈子的事儿了。你就是不离,他的心也不会在你这边儿了。没孩子,好歹还有个浪子回头的时候;这孩子出世,又不能让他再缩回去,不如成全了他们吧。”

  说得这样伟大而委屈。

  然而真相并不是这样。至少不完全是这样。

  我所以要离开叶子臻,只是为了更完整而自由地去爱宜中。这样下去,总有一天子臻会发现我和宜中的事情,到那时他未必有我大度,说不定会说些难听的话来羞辱我和宜中的爱情。我不愿意看到那一天,不愿让宜中蒙受暧昧的指责,宁可防患于未然。

  找一个看起来更为高尚动听的理由来掩饰自己的真心,原是人的本性。

  子臻的隔岸偷花成了掩饰我红杏出墙的最好的保护伞。

  从此我可以一心一意毫无顾忌地去爱宜中。

  太爱一个人的时候,可以忘记整个世界。我的世界里,只有宜中,他是宇宙的核心。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