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奇热首页美文阅读 亲情文章 查看内容

故乡又添一条河

梨花开 2018-4-16 15:52 921
摘要:   故乡贵德,地处黄河岸边,却是个缺水的地方。小时候,住在河阴镇的那段时间,目睹了从黄河抽水灌溉的艰难;当知青时,经历过生产队之间抢水群殴的事件;参加工作后,体验过抗旱保丰收的生产劳动;后来,还从作家 ...

   故乡贵德,地处黄河岸边,却是个缺水的地方。小时候,住在河阴镇的那段时间,目睹了从黄河抽水灌溉的艰难;当知青时,经历过生产队之间抢水群殴的事件;参加工作后,体验过抗旱保丰收的生产劳动;后来,还从作家轩锡明的小说中,阅读了农民祈雨求水,堵水偷水的生活生产情景。


  黄河从故乡穿过,故乡以黄河之滨的地理优势而享誉省内外,素有“高原小江南”之称,还有“瓜果之乡”、“高原梨乡”等靓丽名片。但谁也不会想到贵德这地方守着黄河还缺水,也许还有人会说,贵德不是还有西河、东河两条河吗?应该是个水资源密集的地方。守着黄河,有西河、东河由南到北注入黄河,这是事实。但黄河河床在贵德的最低洼处,西河东河是季节河,雨季成灾,旱季缺水,对农田灌溉基本上帮不了忙,使不上劲,只能望河兴叹。


  为了水,贵德人从上世纪四十年代就开始了引水灌溉工程,清水河引水工程就是贵德最早的人工水利工程,在贵德县的水利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小时候,每逢久旱不雨之年,就听人们说,县上组织人马到清水河引水去了,水马上要下来,而一旦看见清清渠水灌田畴,就联想到那肯定是清水河的水。清水河是贵德东部地区的生命河、救民河。但是,随着生态变化,清水河的水源逐年减少,其灌溉功能日趋萎缩,贵德第一灌渠终究达不到设计要求了。


  水利是农业的命脉,也是生产生活,经济发展的命脉。进入新世纪,在贵德的经济和社会发展中,水成为一个短板,制约着贵德大踏步前行的步伐。守着黄河缺水,如何破解这个难题,让贵德上下费了很大劲。机会来自2008年的某一天,这天,省政府一位协调拉西瓦电站工程的副省长来到工地视察指导工作时,听完贵德县委县政府的汇报请示后,一锤定音,要求拉西瓦电站施工过程中,在库区为贵德留一个出水口,让黄河水穿越山体,造福当地百姓。于是,拉西瓦引水灌溉工程应运而生,被列入省上黄河谷地百万亩土地开发重大项目之中。


  今年11月4日,我和朋友在贵德县拉西瓦灌溉工程建设管理局李占彪局长的带领下,有幸目睹了这一浩大工程。


  站在拉西瓦水电站的堤坝上,看到黄河两岸巍巍青山如同刀劈斧斫,煞是险峻。堤坝的正面是碧波荡漾的水库,而背面是深深的黄河峡谷,听着峡谷里轰隆隆的流水声,有一种眩晕的感觉。只有来到这里,才能感觉到黄河上游最高坝的气魄,才能了解到这是目前黄河上发电量最大的电站。李局长在这里给我们介绍了拉西瓦灌渠的进水口。顺着他的指引,我们看到了开在黄河南岸水库护堤处的一个进水管口,尽管那个管口没在水平面以下,但因为水体澄澈,管口的样子是清晰可见的。李局长说,等灌渠完全竣工后,黄河水要从那里进去,穿山跨岭,流到灌溉区域,渠口的末端在东山脚下的麻巴滩。拉西瓦电站进水口的海拔高度为2442米,要比贵德县城高出近200米。


  拉西瓦灌渠是咋样的一条渠?带着新奇和疑问,我们走马观花式的参观了它的重要的几个部分。看过后,只有震撼和激动。


  在参观现场,李局长介绍道,灌渠总长度52.3公里,其中明渠长12公里,隧道15座31公里,渡槽25座8.3公里,倒虹吸3座1.3公里。灌渠从拉西瓦水库南岸的山体穿出来,经过热水沟,跨过当车沟,又从才堂的山里穿过去,越过王屯,向北拐,在麻巴滩收尾。在我以为,这条灌渠纯粹是一条天河,如同玄月或一张弓,挂在贵德黄河南岸,将改善和灌溉20.2万亩农田(贵德现有耕地19.5万亩),这是一个旷世的水利工程。除了农业,它将惠泽贵德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正如罗子云先生的诗所云:“天河碧浪上旱塬,世代夙愿今朝还。尔今欲纵千里目,神随波动万倾田。”


  故乡贵德又添一条河,而且是最大的人工河。当代的领导者、建设者们的功劳可以与历史上的大禹、李冰父子相比,这是我个人的心里话。这条河的设计流量为9.43立方米/秒,最大流量可以达到11立方米/秒。这是个什么概念呢,在我们小时候的记忆里,磨渠是最大的渠,儿时的我们经常在磨渠里“打浆洗”(游泳),现在看来,一条磨渠的水充其量也就0.5立方米/秒,之前贵德最大的人工灌渠清水河流量1.5立方米/秒。也就是说,即将竣工的拉西瓦灌渠相当于二十多条磨渠,是清水河的七倍流量。


  如此宏大的工程是用庞大的骨架构建起来的。出拉西瓦水电站,顺黄河往西约一公里处,我们看到了两个建筑组成部分,一个是从库区开挖过来的1号隧洞,一个是1号倒虹吸。那隧洞高和宽都超过2米,巷道施工车辆沿着轨道进进出出,运载施工材料,据我目测,隧洞可容小轿车通行。李局长说,他昨天从隧洞的西头进入,步行察看,用了近两个小时走完5.2公里,才从隧洞的东头出来。1号倒虹吸与1号隧洞的过渡距离很近。倒虹吸顺着山沟匍匐下去,再匍匐上去,管径为2.4米,朋友子云身高1.8米,他站在倒虹吸管子旁,伸起一只手,距离管顶尚差一截子。远观倒虹吸,如同红色的长龙,起伏游走,气势如虹。据介绍,这样的倒虹吸有3座。


  1号渡槽的规划设计,把旅游观光的元素融了进去,渡槽除了本身的渡水功能外,在渡槽上面安装了比汉白玉还要漂亮美观的石材护栏,我们从上面走过去,仿佛在游览高山大河。这个渡槽离地面约六七十米,像一列飞驰的动车,穿越于两座山之间。


  看过1号渡槽,李局长说,在整个灌渠的建设中,他们遇到了不少科技难题。在穿越热水沟的3号隧洞的建设中,遇到了高地温、高地应力的考验,由于该地段受热水沟温泉地热传导,地温达到50℃,原施工方案必须改变。在施工单位与科研部门的合力攻关下,解决了水工隧洞变形稳定问题,创造了攻坚克难的新纪录。


  沿拉西瓦灌渠一路走过去,一路就是新景观。在当车沟的木干村,一个非常醒目的渡槽凌空飞渡,这就是4号渡槽,即最长的渡槽。该渡槽从当车的西山穿过来,楔进东面的炕桌山,横跨2.7公里。在渡槽施工现场,我们看到了一个庞然大物,它就是400吨的龙门吊车,它的存在印证着渡槽工程的浩大与施工难度。站在这个渡槽下,有一种渺小感,但同时有一种自豪感,因为从这里往上1公里,是我40年前当当“知青”上山下乡的本科村。再往上约3公里,是我父亲务农改造16年的瓦家村,那里有我童年和青少年时期的生活记忆。在我当年生活过、劳动过的地方,在我经常走过的那条路的头顶,一条新的生命渠飞架而过,能不引以为豪吗?


  就这样,拉西瓦灌渠穿山越岭,如同一条维系土地生命力的巨型脉搏,在贵德的版图上刻画出了新的标记。到2018年月灌渠全面竣工通水后,故乡贵德的景象又是怎样呢?容我想象一下吧。当拉西瓦灌渠的水穿行在曾经干涸的最需要水的贵德的黄土地时,首先能听到水与隧洞、倒虹吸、渡槽沙沙的摩挲声,继而传来农田饮水时发出的痛快呻吟,水渗进土地时的丝丝声,还有牛羊饮水时咕咚咕咚的酣畅淋漓,树木的根系在水浸泡过的松软土壤里伸展的动静。我的眼前,有一大片一大片的新绿茁长起来,梯田的韵律更加流畅,平川里的庄稼在微风里悠然地摇曳起波浪,梨花堆雪,梨园如诗,侍弄庄稼的女人们发出如水般温柔的笑声,花儿与少年被清凌凌的黄河水浥湿,传达出男欢女爱和幸福生活的甜蜜感。我还看到,深处干旱山地的一位老农,跪在水边,掬起一捧水,如同品酒一般慢慢喝下去,幸福的泪水顺着沧桑的脸庞流下来,滴入水中。我还看到,昔日因缺水而裸露的荒滩,刹那间变为良田,耕作的机械在上面画出美妙的图案。从山坪到扎仓温泉,从扎仓温泉到当车,从当车到才堂,再到王屯,到东山,到麻巴滩,灌渠走到的地方,一派欣欣向荣,一派生机盎然。那水,从灌渠接出来,流到支渠、毛去,成为动脉、静脉和毛细血管,浸润着每一寸厚土,催生出希望和丰收。那水,补充到自来水的水厂里,贵德人不必再为饮用水的捉襟见肘而发愁了。高原小江南因为有了这条水脉,会更加名副其实。子云先生在《贵德县拉西瓦灌溉工程赋》中的开头两句,是对家乡新添的这条大河的最贴切描写:“涛声西来,欣观北国瑞气行千里;碧波东去,喜看南岭龙脉润百川”。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