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奇热首页故事小说 都市言情 查看内容

禅修笔记第一篇:初到曼听

散文随笔 2018-5-12 20:13 2156
摘要:   从今天起,我会逐日整理自己的禅修笔记并且陆续更新,与朋友们分享我在西双版纳勐罕镇曼听寺的禅修经验。这是我在寺中许下的承诺,也是我的发愿,以使有兴趣的朋友了解禅修,随喜弘法。  日记真实记录了我的心 ...
  从今天起,我会逐日整理自己的禅修笔记并且陆续更新,与朋友们分享我在西双版纳勐罕镇曼听寺的禅修经验。这是我在寺中许下的承诺,也是我的发愿,以使有兴趣的朋友了解禅修,随喜弘法。

  日记真实记录了我的心路历程与见闻,其间会有很多细节歧误,故意不加修饰,是为了如实地表达自己的学习过程与改变。

  跟着上戏的郭院长、顾老师热热闹闹地看了几天戏,交了《红楼梦》的昆剧大纲,算是完满结束了这次上海之行,今天就要飞往西双版纳开始禅修了。

  对于这次禅修,我是期待的。虽说“正念”讲禅修不应以体验为目的,但我不是教徒,不曾皈依,也不指望修成正果,作为一个俗人,一心体验不同的禅修生活,应该也不算错吧?

  但我仍然期待禅修后的自己会有所改变,在心智上会更成熟,包容,温和,圆融。不求更多,只要能真心做到得之勿喜,失之勿悲,人生就会豁达快乐许多。

  上海飞往景洪的航班是早晨七点半,准十一点降落。西双版纳也是国际机场,可是简陋得就像一个长途客运站,洗手间抵不过大商场的规模,连行李输送带都只有一条。但我还是小小地激动了,有一种到了国外的感觉——此地太异域风情了。

  出了机场,出租车司机围上来兜揽生意,25元钱来到市区客运站。先去吃了个小笼包,又到对面复印了身份证,这才乘小巴去往橄榄坝。

  可真叫一个热啊,车子还没等开,已经汗流浃背了。出城先是一段黄土路,树边的植被都黄扑扑的堆满了尘,不辨本色。过了土路后转上柏油路,路况好些,风也凉爽些。热带雨林的特征显现,触目青翠,心也更安静些。

  车票八块五,加两块直接送到傣族风情园,出示曼听寺的录取通知书可以免票。从园门送往曼听的三轮车价是八块钱,但我想要边走边看风景,决定步行前往——后来可真是为这个决定后悔极了,天热,路长,一点遮挡都没有,而且我还走错了路,走到很偏的路上去,前后看不见人影,真是心慌。好在总算找到了,但在大太阳下徒步走了四十多分钟,皮肤也晒伤了。

  来到曼听寺接待办,两位温和的尼师接待了我,看上去最多三十多岁,面目娇好,体态苗条,穿着僧衣走路甚至很妖娆,不明白为什么会选择了出家这条路。

  交了录取通知书、身份证和一寸照片后,尼师带我来到女众禅林,绿色植被间立着几排吊脚竹楼,我被分派在211孤邸,进院门处正对着的第一间。整个楼体是竹子搭的,覆着厚厚的茅草为顶,粗糙的木板简单地拼在一起就是地了,缝隙大得可以伸进一只手指去。小小一间,还辟成一室一卫,洗手间里有手盆便池,可以洗澡,条件已经很好了。

  赶紧洗了个澡,洗去汗水,也洗去尘埃俗虑。钢架单人床,被褥铺盖都是发的,我这间的地板上有人用胶格拼接了小小坐席,这个下午我就躺在地胶上睡了一觉——实在是太热了。

  太热了,汗一直往下流,而水喉流出的水是黄的,洗完脸后,发现T恤的前襟变成黄的了,明天又得重洗。

  在这里,禅修的宿舍叫作孤邸,各孤邸间有小径相连,像公园一样,在草地上铺着断续的石板。我下午几次赤脚走过那些石板路,闻到依稀的花香,总好像想起一些什么往事,童年的事情,但不能清晰。

  第一天来佛寺,因为热,因为累,因为茫然,脑子里有点空空的,神思恍惚,人变得很钝,而且有点笨手笨脚,接连在门上碰伤两次,手指也出血了,好在不严重。

  搭蚊帐很费了一点时间,虽然铺了床,但我更喜欢睡在地铺上。总的来说,对于住处我已经很满意了,惟一不安的是没有充电处,所以手机和电脑就算不上交也是用不成的,如此就失去了同外界的一切联系,这个真是有点让人难以接受。一个城市人,这样子偏激地隔绝了自己与外界的联系,不知道会错过多少重要的事情。

  无所事事,又不便乱走乱问,只好呆在屋里,睡了一觉起来,正坐在走廊的地板上看书,对门一个中年女子出来,问我:不去上课吗?敲钟了。

  于是我就跟着她去了法堂,上晚课。

  法堂前方供着佛案,满堂的人,尊者和比库们在最前面,然后是尼师,然后是我们这些在家的禅修者,男左女右,在地上放个垫子,就是座位了。有人来录像,也不知道为什么录,也不知道今晚领经的尊者是谁。

  我在最后的一个座垫上跪了,看到旁边有课本,便拿了起来,左页是巴利语,右页是汉字,原来是经文。找到“晚课”一节,开始有口无心地跟着唱。

  巴利语的音节有一点像汉语拼音,尊者用唱歌般的语调念诵着,会的人跟着念,不会的也跟着混,我更是滥竽充数,丢三落四,念两行巴利语又看两行汉字翻译,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跟着念完经,又听尊者讲了一回“苦”,就算上完了晚课。

  下了课,跟着尊者念三遍“萨度,萨度,萨度”,磕头起身,还要合十等待。要等所有的比库、沙马内拉和尼师走过,我们才可以走动。当尊者往外走的时候,有僧众跪下来奉献供养品,看上去好像是袈裟之类。

  出了法堂,稀里糊涂跟着前面一个人往外走,在大佛像前瞻仰了一回,想离开时发现自己迷路了,问明了路找回孤祗时,在大理结识的新朋友木樨也来了。坐在地毡上聊天时发现房里有“小强”,这打碎了我想晚上接着打地铺的念头。我是最害怕蛇虫鼠蚁的,偏偏这里最盛产的就是这些,想到居然在地毡上睡了一下午,还挺后怕的。

  只好老老实实睡到床上,许是太累的缘故,很快就睡着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