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奇热首页故事小说 都市言情 查看内容

禅修笔记4:领业处

散文随笔 2018-5-12 20:18 1161
摘要:   新学员入寺三天内,须到法堂向指导老师领业处。  所谓“业处”,指的是观察入出息的方法。  尊者趺坐于佛案下,众弟子跪在堂前,有提交禅修报告的弟子会膝行而前,磕头礼拜后将笔记本放在他脚前,后面的人则 ...
  新学员入寺三天内,须到法堂向指导老师领业处。

  所谓“业处”,指的是观察入出息的方法。

  尊者趺坐于佛案下,众弟子跪在堂前,有提交禅修报告的弟子会膝行而前,磕头礼拜后将笔记本放在他脚前,后面的人则依次放在下面,一如去医院挂号后把挂号单放在医生桌上的情形。

  尊者每拿起一个本子,该弟子便膝行至前行跪拜礼。而后尊者会根据禅修报告的情形提些问题,给予指点,仿佛家教检查功课。

  前面几个交报告的人显然已经禅修了一段时间,提的似乎都是关于打坐时间、妄念生灭的问题,而且每个人都提到了光,只是形状不一,有强有弱,但统一是白光。

  之前以为禅修见到光是件极罕见难得的事,现在看来见到光的人并不在少数,不知道我会不会修到那一步。

  接待办负责管理的尼师(后来知道她的法号叫自然)凑近我,交给我一个本子,指点我把它交给尊者。我看到上面写了“我是第一次禅修”等语,后面标注着今天共有五个新人,这才知道要先提报告才能“领业处”,但不明白为什么会指定让我来做这件事,昨天见她一直很冷淡还以为她对我诸多不满。看到下面署名“刘凯怡”,我低声说:这个字写错了。提笔改成了“刘恺怡”。过后又觉得这样是否太不礼貌了。

  看着别的学员的举止,依样画葫芦地跪行而前,把本子放在最下面,却不知道然后该去哪里,只好退后了几步傻等。但略一观察,发现学员的坐次是有分男女的,自己坐在了男众的一边,好在刚刚踩界,而且这时候再起来也更怪异,只好硬着头皮捱了。

  轮到我时,尊者看了笔记,招呼我们五个新人一起上前,讲解观呼吸之法,其实说起来很简单:双盘或散盘,上身正直,将心定于人中的一个点,闭上眼睛专注于吸气呼气,不要跟随气息进出。不但打坐时要努力持定专注,平时行走坐卧时也尽量“觉知”呼吸。只有心专注于呼吸,才能明白活在当下的道理,学会去杂志,断烦恼。

  我忍不住又暗想:专注了,就不会烦恼了吗?生病的人能好起来吗,股市暴跌一天亏掉一万块,真能不在乎?

  拜领业处后是晚课,然后是开示,讲述什么是“戒定慧”,什么是“恭敬心”。恭敬佛法僧,恭敬业帅,恭敬供养我们的施主,有恭敬心,人们才会平和不自骄,才会不生烦恼。

  这些我倒真是听进去了,颇为触动。自己的诸多劣根性自己是知道的,贪欲,嗔恚,骄慢,这说的都是我啊。虽然我自问对万事万物真心敬惜,对一切善美亦能做到诚意敬爱,然而对于自己不喜欢的人与事却过于抵触,对于愚蠢的言行有着过于激烈的嫉恶如仇,这也是一种嗔恚心啊。如果通过修行真能让自己的心变得更宽容,更强大,是多么殊胜的喜悦啊。

  但要修到那种境界,只怕于我是太难太难了,且悉心学习吧。

  希望在半个月的禅修结束后,我可以给自己一个答案。

  下课后,所有学员要起立行合十礼等待比库与尼师们离开,然后才可以解散。走在比库和沙马内拉队伍最后面的,是一个看起来最多七八岁的小男孩,穿着袈裟的样子几乎是有趣的,让我非常惊讶:这么小,怎么就会出家了吗?是不是寺里收养的孤儿呢?

  而走在尼师队伍中最后的一位,更加让我注目,是一位美丽出尘的年轻女尼,这样美丽的女子出家了,总让人想到情伤那一类的词,她的背后,一定有很多故事吧?不知怎的,看着她我一直想起那位扮演过晴雯的女星安雯,我们在微博上互相关注后,我转发了她发愿出家的微博,艺僧释道心跟贴说:为情出家,发心不正。

  看到这美丽的女尼,这两句话反反复复出现在我脑中,可是园中实行“止语”,我总不能直接走到尼师面前去问她“你为什么会出家”吧?作家的职业病发作,我行着合十礼,看着比库与尼师们缓步离开,好奇心简直要爆棚了。

  (对于禅修来说,我实在是好奇心太重,杂念又多,目的性也很强:“正念”中说禅修不该抱有任何目的,包括“体验”也是欲望。而我会报名禅修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为了体验。到达禅修园后,看到特殊的人事又极度好奇,对于尊者,对于自然尼师,对于园中最美丽的这位年轻女尼和小沙马内拉的故事,我都充满了好奇。

  我渴望能在念经听课之外与尊者有更深入的谈话,渴望与尼师深谈来真正了解禅林的故事,希望能为这些特殊的人拍照留念——这些愿望,在戒律森严的禅林内,都显得那么虚妄而遥不可及,几乎是奢侈而不自量力的。

  然而,就好像佛祖存心要满足我的一切好奇与疑问一样,在后来很多无法想象的机缘中,我所有的疑问与期待都得到了完美的解答。这些,会在后面的日志里一一向大家揭晓。

  就像这位小沙弥,我一直想为他拍张照片,却苦于找不到机会。寺里男女禅林是分开的,除了在法堂上课或在斋堂吃饭,难得遇见,而我也不可能整天拎个相机在寺里公然来去;即使遇见,寺中实行止语,在家众遇到出家人须立定合掌,等待出家人经过,绝不能冒然上前去拦住一位沙马内拉对话。然而,就在我离开寺院的那天早晨,在斋堂外等出租司机到来时,小沙弥刚好吃完斋出来,那是一个相对宽松的场地,又正在闲时,我终于抓住机会明白地提出了请求:可以为你拍张照片吗?

  于是,在离寺前的最后一分钟,我终于满足了最后一个心愿,毫无遗憾地离开了。)

  PS:由于对玛欣德尊者的真心尊重,让我觉得怎么介绍都可能因文字的出入而有所怠慢,所以对曼听禅修园和玛欣德尊者有好奇的读者,请自己百度寻找更多的资料。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