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奇热首页美文阅读 经典美文 查看内容

点染心灵

散文随笔 2018-9-10 23:08 214
摘要:   “王老师,咱俩照的照片给我一张好吗?——杨迪”  看到短信的瞬间,心底倏然泛起柔软而温暖的涟漪,几十里外,有一群孩子,想我了。  发短信的杨迪,是个灵秀的小姑娘。在我支教的乡村小学,她曾和同学们一 ...
  “王老师,咱俩照的照片给我一张好吗?——杨迪”

  看到短信的瞬间,心底倏然泛起柔软而温暖的涟漪,几十里外,有一群孩子,想我了。

  发短信的杨迪,是个灵秀的小姑娘。在我支教的乡村小学,她曾和同学们一起,每天早晨,欢快地迎我走进校门,傍晚,再欢快地送我离开。支教结束后的暑假,去白洋淀,正在荷花间流连,身后传来甜美童声的清脆呼唤。回头看,一个娇小的女孩儿正拉着妈妈的手向我走来。欣喜染红了她恬美的笑脸,初绽的粉荷般仰对着我。我高兴地喊着她的名字“杨迪”,拉起她的小手,她幸福地依偎在我身边。这师生邂逅的温馨镜头,定格在爱人手中的相机里。这惊喜的一幕,在刚上三年级的小杨迪心间,闪烁过许多次吧?不然,几个月过去,她怎么会找到我的手机号码,怯怯地发来短信,试探着要一张照片?

  乡村小学的小杨迪们,记忆中定有几幅与我有关的画面吧:金色阳光下,我拿着相机拍他们花团锦簇的笑脸;课堂上,我温柔地给他们讲童话;乍暖还寒的春天,我和老师们冒着风沙种下一棵棵月季花;考试后,我从包里掏出花花绿绿的糖果和笔作为奖品……

  秋风紧了。清早,拎了大大的袋子走在路上。晨练的朋友见了,问:“这么早,去上班?”是去给高中生送饭。吃饭的,除了女儿,还有我曾教过的学生,一个好学的女孩儿。她的父母,在外地工作,家里只有年迈的奶奶。女孩儿住校,周末,也偶尔叫上她,来我家吃饭。校门口,女孩儿拉着我的手,单薄的身子和我靠得很近:“老师,我感冒了,很难受。”她蹙眉撒娇的样子,宛然是我的女儿。多年之后,瑟瑟冷风里,她想起我在厨房争分夺秒的手忙脚乱,想起我在校门口等待时的安宁如水,又会是怎样的姿态心情?

  大大小小的节日,来自四面八方的短信,满天星一样繁密地在手机屏幕上绽开。发短信的,有不少是已成家立业的大孩子。我青春时代的一颦一笑,在他们记忆的星空里,皎洁如月。“老师,您刚毕业时,身材真好,最喜欢您那条漂亮的黄围巾。”“您还记得王博吗,小学一年级时她到黑板上写字,因为个子太矮,您把她抱起来。”……

  上学的时候,爱极了那样的时光——静静地坐了,在画纸上点染写意。素描,水彩,水粉,工笔,我都喜欢。可是,因为教我的孩子们,渐渐疏远了作画的时光。于是,我用生命作笔,蘸了浓浓的爱意,积年累月地在心灵的白纸上点染。一路走来的痕迹,或深或浅,以亮暖的色系,绘在孩子们成长的记忆里。心灵上舒展的温馨画卷,记录下的,不也是动人心弦的多彩人生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