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奇热首页美文阅读 经典美文 查看内容

七里海有一条神秘的“红色”小道

散文随笔 2018-9-10 23:23 330
摘要:   烟波浩渺的七里海芦苇荡里,自古就有一条贯通南北的小河,当地人称之为“王道河”,矮矮的河堤中间芦苇荡中有一条小路,叫“王家小道”,后来因为一个美丽的故事,这条小道又被人称为了“红色小道”。  据老人 ...
  烟波浩渺的七里海芦苇荡里,自古就有一条贯通南北的小河,当地人称之为“王道河”,矮矮的河堤中间芦苇荡中有一条小路,叫“王家小道”,后来因为一个美丽的故事,这条小道又被人称为了“红色小道”。

  据老人们讲,这条小路至少有二三百年的历史。清朝光绪年间,当时苇地的地主因为担心这条小路经常有行人走,影响芦苇生长,想把这条小路封上,不让过行人。南岸的村民不干了,由我们本家的先祖牵头,联合起来和这家地主到县衙门打官司,几经周折,村民官司打赢了,这条小路继续允许乡民使用。

  这条小路大约有八里多长,只有三四尺宽。冬季节芦苇收割完了和初春芦苇未长高之前,骑自行车走在小路上,不用担心对面来车。可夏秋时节,芦苇长到一人多高以后,小路两边的芦苇密密麻麻,小道弯弯曲曲只能望见三四米远。如果骑着自行车,都不敢骑快了,还要不断地按着呤当,防止前面有行人,或者对面来自行车撞上。遇到对面有人骑自行车过来,两人都要先下车,小心奕奕地踩着两边芦苇,分别推着自己自行车才能免强错过去再骑着走。有时候一路下来,要下好多次自行车错车。如果稍一疏忽,两车迎面撞上也是常有的事。所以,在王家小道走路要格外小心。

  在王家小道上骑自行车,还经常有野兔子、野鸡、野鸭子、野雁等各种野生动物出没,这些野物见到有人来,就会扑愣愣地迅速钻入芦苇荡里找不见踪影。没人的时候,骑车走在小道上,听着两边芦苇荡里传来的各种鸟语花香,那简直就是非常惬意的享受!

  在王家小道中间处,紧靠小河边有一块半亩多高高的开阔地,在开阔地上有三间芦苇搭成的看苇地人住的窝铺,外面糊着厚厚的泥皮,看着就有些年头。看铺的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大爷,大伙儿都叫他“贵爷”。人们走亲访友、赶集上店路过这里都要停下来,歇个脚儿,抽支烟,喝口水,和老头儿聊会儿闲话。老头儿脾气好人缘也好,人们有时还给老头捎带点稀罕东西。苇铺没有电,喝水就是王道河里的水。七里海的鱼很多,老头熬鱼从来不放油,只放点糖色和盐,用大铁锅炖好,掀开锅,远远的飘着熬鱼的香味儿。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夏秋时节,我们几个野小子,经常偷偷地钻到芦苇荡里挑野菜、摸鱼、掏鸟蛋、采苇蘑等活计。所以,经常到窝铺歇会儿,和贵爷混得很熟。贵爷对我们这帮小子态度非常好,偶尔嘱咐嘱咐我们别把芦苇踩倒了。歇脚时候,老头给我们讲故事。那时候我们还小,往往听的很入神,现在还有好多依稀记得故事。

  他说他的父辈就在七里海里看苇,他父亲解放初期去世以后,他接父亲的班,继续在这看铺,他看铺也有好几十年了。他听他父亲讲过,天津早期党的领导人于方舟,是七里海边上俵口村人。当年在天津上学时和周总理一起闹学潮,为了躲避反动派的追捕,于方舟曾带着周总理,沿着王家小道找到这窝铺里躲避了好几天,还对他父亲说,以后到了天津卫有事可以找我们俩。临走时还给他父亲留了一封信,很遗憾后来这封信被他父亲丢失了,这条王家小道从此被当地人称为“红色小道”,流传至今。

  他还听他父亲说过,八路军武工队在周边村打击日本鬼子除汉奸,被敌人发现后,经常跑进芦苇荡,沿着王家小道隐藏到这个窝铺里,即使日本鬼子追到七里海边上,也从来不敢进到七里海芦苇荡,王家小道窝铺也就成了我们当地共产党八路军的“堡垒户”。

  贵爷解放前夕也是村里的民兵,由于对七里海里的地形非常熟悉,经常带着区小队,白隐藏在七里海深处,夜里出击,沿着王家小道去袭击附近的敌军,然后再钻进七里海芦苇荡,即使敌人追来,也只能望着浩瀚无际的七里海无可奈何。敌人更不知道,七里海有条神秘的王家小道。

  自从八十年代初,离开家乡去城里工作后,我再也没有走过王家小道。前些年偶尔回老家问起这条小路,家乡人告诉我,你这记的都是老黄历了,现在人们都是开着轿车走宽敞大马路,王家小道早已荒废没人走了。

  前些天回老家,我特意把车停在宽敞的七里海大道原来王家小道的南边起点处,站在高高的人行便道向北面张望,茫茫荡荡、绿意盎然的七里海,烟波浩渺一望无际,王家小道早已湮没在起伏跌宕的芦苇荡里了无痕。

  曾经的王家小道,刻在了曾经的沿海而居的乡民的记忆之中,成为了永远抹不掉的美好回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