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奇热首页心情日记 心情随笔 查看内容

我曾喝过一瓶茅台,但不能用来绑架道德和公益的本质

散文随笔 2018-12-27 14:24 113
摘要:   一名自称是某基金的在我空间留言,由于设置了审核,当我回复时,显示已经删除。这条留言的大意是,我的公益之所以做不下去,有很多方面的原因,其一就是我的个性张扬,其二就是内斗,其三就是总想着如何把善款转 ...
  一名自称是某基金的在我空间留言,由于设置了审核,当我回复时,显示已经删除。这条留言的大意是,我的公益之所以做不下去,有很多方面的原因,其一就是我的个性张扬,其二就是内斗,其三就是总想着如何把善款转变为合法工资,还说看了我上传的喝茅台酒的照片很生气,作为公益代表,怎么能如此行为。

  的确,我上传过一张喝茅台酒的照片到空间,是某年春节,当时考虑到方方面面的因素,也没有广泛的传播这张照片。这瓶酒是遵义的宋某赠送的,他与某人打官司,我帮他做了点事,以此感谢,送了我瓶酒。也就是说,这瓶酒和公益没什么关系,不可能因为某企业家要做公益,请我喝一杯茅台酒,我就成了一个道德有问题的人了。

  道德绑架是一种暗器,打进你的身体里,只有你自己知道疼痛,其他人看着你疼痛的表情,不亦乐乎。世界上没有哪一个国家规定,你一开始做公益,一辈子都得做,且天天都要做,有一天不做,就是犯法。有这种思维的人,着实可笑,可笑至极。

  要说有没有拿过援助者的钱,这个有,没必要否认。有几名援助者就曾援助过办公室、服务器甚至生活费,但都不长,也不是大家想象中的那么多,几千块而已。资金最多的时候是红雨靴,两个月募集了十几万,但都是透明的,定价多少就捐多少,每一位捐赠者的数量和金额,写得一清二楚,发放更是透明,安徽卫视都曾参与过发放,各地志愿者组织,团委,教育部门等,都有参与其中。

  我到如今,也没有弄明白很多人所说的,可以利用平台来发财。不知道是我智商低,还是没进入门道,我也想过要发财,但一直没有。

  助学是明码标价的,小学多少,中学多少,高中多少,这个钱不经我的手,经我手的不到五人,也就是说,爱心联盟网牵线结对上千名甚至两千名以上的贫困学生的钱,都不经我的手,我只看到各所学校或是教育部门提供的数字,几十万甚至上百万,要是全给了我,还真发了大财。

  这足以说明,我在做这件事的时候,就已经把自己关在了财路之外。家访要不要经费,发布信息找人援助要不要经费,发起活动要不要经费,这些都要,那么这十年来,这些经费都是人赞助的?有人赞助,但不是全部,大部分还得我自己掏腰包。

  好多年前,就有人说我们是伪公益,说我们骗钱,说我们炒作。我看,那些加入进来的人不但没得到半分好处,反而是做了好事得不到好报,被人说三道四。这当中,不是人人都是公平公正公开的,有那么一些人,利用这个平台来谈恋爱,来骗钱,来忽悠人,这也是有的,但并不代表这个平台就是邪恶的,我们曾经为这个平台付出一分力量的人,都是值得尊重的。

  我做不做公益,怎么做,都没必要向任何人解释。我们团队之所以没有再搭建平台,是因为慈善法的出台,对民间组织有很多要求,在经过和大家商量后,才关闭网站的,也并非经营不下去,这里可能很多人有误解。

  前几年,做公益是很艰难的,但也没有达到别人捐钱捐名牌衣服的现状,能捐几千办公经费算是幸运的了,哪还捐钱给你买名牌,真是想得太多。后面几年,我自己每年也都能赚点钱,要做什么活动,也都不会发起募捐。当然,曾经有人送给家人礼物,在此永记在心。

  能站出来做公益,就不会怕别人怀疑,如果哪一笔捐款有问题,哪一次活动有问题,只要你有证据,都可以曝光,没必要以道德来称量我,我不是孔子,更不是慈善家,没有那么高的水平,也没有那么多的钱来做公益,我就是个低层的爱好者,有人向我求助,我能帮助,便行举手之劳。

  我写这篇文章的原因,是想告诉那些一直在围观,甚至一直在嘲笑我们的人,公益在人心,莫讨论谁做公益高尚,谁做的又肮脏,拥有一颗善良的心去看待他人,修于心,行于身,用于行。我并没有放弃公益,也没有放弃我们的团队,只是表达的方式有所不同,但没有义务向任何人公开。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